首页 > 风弄 >

风弄小说番外篇之极度不幸的回家记

回目录 设置

一个学期又过去了。

段天伟大的反攻战尚未胜利,新的问题又提上了日程暑假怎么过。

他思索了这个问题N次,一直在旅游和窝在家里和流光卿卿我我之间拿不定主意。

身为一个体贴的好小攻(他坚信自己将来一定可以当上攻的),段天体贴的跑去问流光。流光对于此事的态度截然不同,潇洒利落地给了他一句答案,“我们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

“你总该去见一见公公婆婆了。”

“什么公公婆婆,应该是岳父岳母!”

流光懒洋洋地对着他一笑,惹得段天浑身一阵发酥。

“随便你,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流光温柔地说。

反正不管你怎么叫,到床上还是只有被压的份。

第一次见岳父岳母,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暑假一开始,段天就兴致勃勃地把积攒了很久的零用钱取出来买了一套不错的衬衣西裤,外加一条质地上乘的领带,接下来咬着牙,孤注一掷地把剩下的钱买了一个漂亮的烟斗准备送给岳父,一盒名贵燕窝准备送给岳母。

当他把一切准备妥当后,才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

流光家在哪里?

不妙,路费好像没有预留。

他提着礼物气喘吁吁地找到一派悠闲的流光,被流光漫不经心的答案砸晕了脑袋。

“什么?”段天惊叫,“你再说一遍,你家在哪?”

“意大利。”

“意……意大利?”

“不然你以为在哪?”

“最多就是高雄什么的。”段天掏出钱包,粗鲁地翻找了一通,帅气的眉毛忧愁地皱起来,“糟了,路费一定不够。我哥那小气鬼不肯借这么大笔钱给我的。”

“不需要路费。”流光把愁容满面的小老虎拽到身边,让他挨着自己舒舒服服地半躺着,“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他们过来接了。”

“从意大利过来啊?”

“嗯。”

“机票好贵吧?”

“不需要机票。”

“咦?”

“我家的私人飞机。”

扑通!

流光坐起来,往床脚下看看,“哦对了,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家庭情况……”

***

以掉下床头为开端,段天预想中的快快乐乐见岳父岳母的暑假之旅成了超级豪华过度奢侈的惊讶之旅。

登上私人飞机时,穷奢极侈的摆设吓了段天一跳。

为了保持小攻的尊严,段天尽量不露出太震惊的表情,而且努力从容地说了一句笑话,“我还以为进了电影里拍摄的美国总统坐的空军一号呢,呵呵。”

“是同一个型号。”

“呵呵……是吗……”傻笑的脸开始抽搐。

流光淡然自若地坐下,按钮叫了一杯红酒,抬头招傻乎乎的小老虎过来,“我这架比美国总统的新。”暧昧地把热气吐进段天耳道里,趁着他还迷迷糊糊地惊叹,流光把手探进他衬衣的前襟。

“嗯……”

“喜欢吗?”

“唔唔……喜欢什……什么……飞机吗?”小老虎半眯着眼睛,露出一副想躲开却又忍不住想凑上去的表情。

流光坏心眼地拧了开始挺立的**一下,“搞什么飞机?我问你喜不喜欢这样被我摸?”

“喜欢。”

“那喜欢被我上吗?”

“不喜欢。”

啪!流光邪气地扫了他一眼,轻而易举把小老虎从膝盖上拎了起来,往他翘挺的屁股上打了一掌。

“来,我们做到你喜欢为止。”

不用细说,大家都应该可以体谅段天的郁闷吧。

怀着想当小攻的心情,忽然发现梦中情人的家境和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原本就不是滋味。更没想到,还要屁股疼疼,两腿发软的去见公公婆婆,不,岳父岳母。

飞机降落,当段天被流光领着坐上早就等候在跑道上的黑色轿车,最后被送到流光家的大门前时。小老虎雄心勃勃的壮志已经被打击得七零八落了。

穿越过重重叠叠的花园,远处一座凛然高立的城堡,大块的青石墙上爬满了紫藤。从门前的车道下来,仰头看去,一连十几道石阶,直达那个怎么看就怎么古老的大门。

“这是我家。”流光身后开口。

“三少爷!三少爷回来了!”

“快点通知老爷太太大少爷二少爷表小姐表少爷……”

二十多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从大门里鱼贯而出,一副隆重欢迎的派头,朝着刚刚下车的两人一鞠躬,“欢迎三少爷回来,欢迎三少爷的朋友!”声若洪钟,动作整齐一致到了极点。

“黑衣、墨镜、训练有素的西装大汉……”段天不断抽搐的脸实在无法继续维持镇定从容的小攻形象了,“流光,你家该不会是……”

“我们是意大利本土一个乐于维持社会安定,使各方面遵守潜在规则的家族。”

“那就是……”

“那就是,”流光温柔地朝着段天露齿一笑,“黑手党。”

“黑手党?”段天伸伸脖子,猛吞一口唾沫。

流光笑得月光一样轻柔,“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是有一个……”

要是你爸爸知道我想在床上压你,他会不会拿机关枪扫我啊?

好了,还有什么?

私人飞机,在飞机上被插得发疼的屁股,发软的双腿,大城堡,黑衣大汉……

黑手党!

还有什么?

虽然说段天是个有志气的大好青年,奈何人家富贵逼人来的气势真的不好抵挡,自己身上的新衬衣和西裤,看起来似乎连流光家门口小弟的都比不上,更不用说那丢脸的准备送给岳父的烟斗和送给岳母的燕窝。

提着原本非常自豪,但是现在非常自卑的礼物袋,段天被流光拎进了大门。

一跨进门槛,从天花板上垂下的巨大水晶灯华丽丽地刺得人睁不开眼。段天一边叮嘱自己要注意风度仪态,千万不要丢脸丢到意大利黑手党那里去,一边被眼花缭乱的各种没见过的摆设吸引了目光。

后脑忽然被人拍了拍,他转过头。

流光轻松地朝楼上一指,“和我爸爸妈妈打个招呼。”

段天抬头一看,差点往后跳了两步。

天啊,什么时候二楼扶手处竟然站满了人,高矮肥瘦排了一圈,正齐刷刷视线向下,对段天行注目礼。最中间站着的一对夫妇最让段天留意。

男的虽然中年模样,不过很硬朗沉着;女的眉眼简直和流光一模一样。

不用问,这就是流光的父母了。

段天打起精神,忍着被众多视线扫射的不适感,尽可能礼貌地叫了一声,“伯父,伯母。”

“哼。”

不妙,流光的爸爸似乎有什么不满。

段天紧张起来。

他反对流光喜欢男人?

他不喜欢我?

他会不会把我拖出去枪毙?

他……

“儿子,他为什么叫我们伯父伯母?”充满威严的男人终于发话了。

流光噗哧笑起来,啪地轻轻拍在段天的后脑勺上,“笨老虎,叫爸爸妈妈。”

“爸……爸爸妈妈?”

外国人真开放啊……

“嗯,虽然笨一点,但是挺听话的。要好好听流光的话,明白吗?”

“这个……”

“嗯?”男人的眉毛轻轻扬了扬。

好可怕,不愧是黑手党啊。

段天又咕嘟一下,吞了一口唾沫,低头,“明白。”

“你要好好对流光,知道吗?”

“知道……”

“我也会让流光好好对你的。”

感动,虽然是黑手党,但是说出这么一句温柔的话,不愧是流光的爸爸啊。

“好啦,我还有事,你们慢慢聊吧。”流光的爸爸似乎满意了。

但事情尚未就此完结。流光妈妈仪态万方地走了下来,握住段天的手。段天一个迷糊,情不自禁地跟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大批的家属也跟了下来,围着他们团团坐下。

“孩子,你叫段天对吗?”和流光一样,有着一双凤目的中年美妇人温柔地问。

“对。”

“有一个哥哥,叫段地,对吗?”

嗯?大审查吗?

“对。”

“哥哥的情人叫孔文,对吗?”

“对。”

看来黑手党的情报网真厉害,流光妈妈一连问了几十个问题,把段天祖宗八代连同毕业学校、最好的朋友、家庭住址等等全部报了出来,居然一字不差。

等段天老老实实核实后,流光妈妈回头问,“都记下来了吗?”

身后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奋笔疾书片刻,点头说,“记下来了。”

“好。”流光妈妈回过头,温柔地对着段天微笑,“好孩子,我们流光被宠坏了,脾气很不好的。不过他肯带你回家,可见是把你放在心上了。你可不能变心哦,也不可以对他不好,更不可以惹他生气,最重要的事,绝对绝对不能未经他的同意离开他。哎呀,我们家的人脾气其实都不太好,有点护短。你放心,要你家人的资料,只是未雨绸缪,稍做准备而已。只要你好好对流光,你家人一定平平安安。”

虽然段天一向鄙视哥哥段地遇到事情就张大嘴巴的傻样,不过此刻他也不得不张大了嘴巴。

“那个……妈妈……这个没有必要吧?”

流光妈妈宠溺地看着他,拍拍他的手,“你们年轻人慢慢聊,我先上去了。孩子,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记得哦。”

段天冷汗涟涟地看着流光妈妈婀娜多姿的背影,很快就悲惨地发现危机尚未解除。

长辈离开后,一直兴致勃勃虎视眈眈的同辈开始行动了。

“流光,这个就是你的新情人啊?”

“看起来很可爱。”

十几双眼睛盯着段天行注目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

“你叫段天?”

“怎么和流光认识的?”

“流光在床上很猛,你捱得住?”

“一个星期做几次?”

“你进来的时候脚步很不自然,是不是飞机上被做过了?”

“段天,流光叫你做小老虎,为什么叫小老虎?”

“笨蛋,一定是因为段天那个地方超级大。”

“胡扯,流光那个地方才大呢。”

“段天那个地方应该也不小吧?说不定是因为颜色相似,所以才叫小老虎的。”

段天虽然自命是小攻,而且自认为脸皮够厚,行为够开放,不过比起流光这群表弟表妹堂兄堂姐来,顿时甘拜下风,俯首称臣。

“你们上床用什么姿势?”

“最常用的是哪种?”

“流光持续时间多长?”

露骨的问题好像炮弹一样一颗接一颗砸过来。初到贵地的段天脸红耳赤,好像坐在钉子上一样,终于不得不转头,朝一直环手懒洋洋坐在沙发另一头的流光抛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还好,流光很体贴地挤开众人,挨了过来。

“好啦!大家暂停一下。我带段天去看一下房间。”

哦天,流光,你是我最最温柔可爱的情人!

段天从众虎口逃出生天,跟着流光上楼,开门,进房。

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流光把房门一关,居高临下,用极甜美的笑容说出了非常恐怖的话,“我们要在这里逗留整个暑假。”

“整个……暑假……”和可怕的黑手党流光爸爸妈妈,还有那群专问色情问题的表哥表姐堂兄堂妹?

“你可以出去,不过未经批准离开,那些守卫就会哒哒哒哒哒哒。”流光比出冲锋枪的手势,耸肩,“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很少回家了吧?幸亏这次有你陪我,我不会太闷。”

段天几乎哀号起来,“那你为什么要回家啊?”

“我家人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而且我又很久没有回家。妈妈派人来通知我,如果我还不回家一趟,她就派人把你……喀嚓!”流光竖掌成刀,在脖子上演示了一下。

段天脊梁一阵发冷。

天啊,他快快乐乐的见岳父岳母之旅,乐也融融的幸福暑假……

“怎么了?”

“你爸爸妈妈有点……可怕……”

“别怕,他们都是好人,一点也不可怕。”流光安抚地摸摸他的脸,“我大哥二哥才真的可怕呢,眼睛轻轻扫你一眼,就能把你吓晕。”

“……”

“小老虎,你脸色好像很差。”

“我很好……今天哪个是你大哥二哥?”

“他们没在,可能有事出去了吧。不过知道我回来,他们一定……咦,这么大一个礼盒,谁放进来的?”流光的视线忽然被桌子上的东西吸引了。他走过去,拿起盒上一张卡片看了看,笑着转头,“果然是大哥二哥送给我们的礼物,他们说,他们明天就回来看我们。”放下卡片,三两下剥了包装,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噗哧笑起来,“还是他们想得周到,这些礼物最合用。”

段天好奇地走过去,定睛一看,顿时呼吸停顿。

妈呀!好大一箱非常齐全,超级恐怖的SM道具!

“这些……”

“是送给我们的。”

段天惨叫起来,“我不要!”

“不可以不要哦。”流光温柔地哄着,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又可怕的**环,“黑手党最讲面子,送给人的东西被退回去是奇耻大辱,要用鲜血来洗刷的侮辱。来,小老虎乖,我们先试试这个,你戴上一定很漂亮。”

“为什么不是你戴啊?”

“我戴了这个,进你那里的时候,不是会把你弄得更疼吗?”

“不公平!流光我们彼此相爱的是不是,来,我们公平点,一人主动一次吧。”

“你手里提着的是什么?烟斗,燕窝?嗯,不错,试试用燕窝当润滑剂,变态点更刺激。”

“你听见我的话没有?我要当攻!我要上你!哎呀……好疼……不要套在这里!疼……快……快点拿开……”

流光制止段天的挣扎,深情楚楚地凝视着他,“小老虎,你不会鄙视我家族是黑手党吧?”

遇上流光这种眼神,段天哪能拒绝。

“不会鄙视……呜……你先把那个东西从我小弟弟上拿下来……”

“那你会歧视我大哥二哥的品位吗?”

“我……我敢吗?”

“那好,”流光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我们试下一个吧。在后面塞上这个,一定更爽的。我喜欢看你的眼泪汪汪的样子。”

“我什么时候眼泪汪汪了?”

“那好,今天就弄到你眼泪汪汪为止,也算纪念我们第一次回家。”

……

有志青年堕入黑手党魔窟……

血泪满腮的悲惨回家记,让段天终身难忘。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