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风弄不要不要放开我番外篇之不要放开我

回目录 设置

“起床啦……”非常非常不明白,平时都是被孔文哄起来的我,今天怎么会这么倒霉地要求别人起床。

“起床好不好?”得不到回答,我放软声音,可怜兮兮地求着。

没有反应……

我翻白眼。

受不了了!!!!

“起来!起来起来!”努力地踢着压在背上的庞然大物,我争取可以主动起床。

窗外阳光明媚,海滩的风吹来真舒服。

好不容易盼望来的假期,应该好好玩一玩,再买大批的礼物回去炫耀才对。

可为什么我只伸着脖子望了这迷人美丽的海滩一眼,就被某个不知道浪漫为何物的家伙带上床,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还被他压在身上?

苦啊……

“起来起来!”我大叫。

以孔文的身形,要把他踢下去确实不容易。而且如果真的把他踢下去——后果堪忧。我伸伸舌头。

“孔文,原来你一不用上班就成了大懒虫。”我无奈地趴在床上承受他的重量:“你可以继续睡啊,你翻个身让我起来好不好?我想游泳。”

好不容易,背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

粗糙的手掌在我光滑的大腿上游走,坏坏的声音传来:“没想到你还有力气游泳,难道我昨晚不够努力?”

“不要摸!”我尖叫起来,尤其是那可恶的手即将接近危险区域的时候。

作为响应,他恶劣地一把抓住我最脆弱的地方。

“呜……”我认命地瘪着嘴——第十万八千次犯下挑衅霸道孔文的错误。

“舒服吗?”弄得耳朵痒痒的低沈声音。

坚决不回答这种无耻的问题!

我苦着脸叫:“起来!你好重啊。”

“没办法,叫你在上面你又不肯,现在又嫌我重。”他不要脸地说着丢脸的话,竟然还在上面伸个懒腰,几乎没把我压扁。

“地的背好滑,世界上什么名贵的床垫都比不少。”

真是让我欲哭无泪的赞美。

“可是……”我想象自己已经成了铺在地上的一张狗熊皮,艰难地喘着气说:“可是……床垫不会来海边渡假。”

孔文哈哈笑了起来:“也不会想去游泳。”他挨过来,咬咬我的耳朵。

谢天谢地,他终于翻个身,从我背上移开。

我赶紧爬起来,希望可以在这色狼反悔前穿好衣服。刚直起身子,腰间传来的酸痛几乎要了我的小命。

“啊……”脚一软,瞪着眼睛直接向地板掉去。

一双长臂及时搂住我。

“啧啧,还游泳呢,害我以为你体力真这么好。”又回到孔文赤裸的胸膛,这家伙很没有良心地讥讽我。

我给他一个凌厉的眼神,告诉他这都是他的错。

显然,我们对于“凌厉”的认识不一样。

他挨我一眼,色色地笑起来。

“地,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媚的眼神?”

媚的眼神?

我几乎伸着舌头滚到地板上去。

“你怎么这么没眼色?这是凌厉!凌厉的眼神!媚你的头!”我大吼起来,简直想用拳头对着他的笨脑袋大敲特敲。

孔文眨眨眼,难过地说:“地,你越来越凶了。以前的温柔都到哪里去了?”

“我是被你教出来的!”

“教?我可不记得教过你如何变成泼妇。”他懒洋洋地对我上下乱瞄:“我只记得教了你很多床上功夫,这方面你不是个好学生。”

气死人了!

我凑到他肩膀上“嗷呜”一口。

无论是“泼妇”的形容还是“我不是个好学生”,他这一口都挨得罪有应得。

宽大的手掌轻轻推开我伏在肩膀上的头。

我不干!我还没有咬过瘾。

“怎么象小狗一样?”孔文学着我眨眨眼睛。

他的眼睛怎么可能有我的眼睛眨起来那么水汪汪?哼,东施效颦。

“起床,我们去买东西。”他忽然把我从床上抓起来。

这个总是忽然发神经的讨厌鬼,什么事情都喜欢临时决定。

不过我也想买东西,渡假嘛。

忘记了要咬他一口,我急着出门。

“帮我穿衣服!”孔文正站着扣衬衣,我坐在床边轻轻踢他一脚。 “我腰疼,你帮我穿。”光明正大的理由。

他转身,警告地瞥我一眼,邪气地笑了起来:“再踢一下,我保证你的腰会更疼。”

暴力分子。

我很丢脸地低头屈服,不让他看见我的脸色,悄悄做个鬼脸,抬头问:“我们去买什么?这里有什么特产?”

“到了你就知道了。”

古怪的神色,又搞什么鬼?

不会是惊喜吧?我美滋滋地想着,傻笑起来。

“说啊,到底是什么?”

“不告诉你。”

“说嘛说嘛,好孔文。”

又是那一句没有一点提示的回答:“到了你就知道了。”

***

永远不能相信一只色狼,这是我第十万八千次咬牙切齿地对自己警告。

可惜,和以往的十万七千九百九十九次效果相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哭丧着脸,我低头望望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新衬衣。

将一个这么斯文可爱的男士带到一个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情趣用品商店,实在不是人做的事情!

我很生气。

不过我紧紧拽着孔文的手不放,这里太可怕了。要我松开孔文的手穿过门外那几个可怕的色迷迷的男人逃出去,我还没有这样的胆量。

孔文一定感觉到我小手冰冰凉,他低头看看身侧的我,轻声问:“怎么了,地?”

假惺惺的温柔体贴。

我委屈地瞪他一眼。

霸道、专制、根本不为别人着想的大坏蛋!

我看着摆满店内的手铐、皮鞭、电动玩具——这些东西很疼的。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你……你想对我做什么?呜呜……”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有人在手忙脚乱地帮我擦眼泪。

“地,你别哭。”孔文焦躁地安慰:“我什么也没有做啊。”

骗子!

这种谎话我坚决不信。

“果然好可爱,怪不得带他来买玩具……”店外某个站着的男人轻佻地说。

我当即大怒,一边抹眼泪,啪,一边给了孔文一巴掌。

孔文也大怒,瞪大牛眼吼了一声:“给我闭嘴!”

他个子又高又大,凶起来特别恐怖,门外的男人被他一唬,讪讪地逃开了。我也被他吓得一愣。

我怯生生地望他一眼,将哭声收小。

孔文低头把我搂在怀里,用下巴摩挲我的额头,轻轻哄着:“不要哭了,有什么好哭的?”

有什么好哭?我抬头看看正中挂着的一把带倒刺的手铐,再度嚎啕大哭。

“你……呜……你欺负我!”我指控。

“不过买点东西,哪里欺负你了。”孔文不满意地嘀咕:“又不是用在你身上。”

耶?

我立即收住眼泪。

“不用在我身上,难道用在你身上?”我胡乱抹一把眼泪,兴致勃勃地上下打量英俊的孔文。

孔文,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其实我也喜欢SM,不过我怕疼,你肯牺牲一下当然是最好的了,嘻嘻。

孔文性感又软弱无力地被铐在床头的样子浮现在眼前。

啊!我喜欢渡假……

“段天。”孔文不留情面地打断我的幻想。

“什么?”

“帮你弟买的。”孔文唇边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怀疑地看着我:“你不会想着我买来自己用吧?”

看他可怕的样子,当然不能说实话。

我跳起来大叫:“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给段天?”

“他自己要求的。”孔文不在意地耸耸肩:“这家店可是很出名的,品种齐全,他要我帮他带一点最厉害最火暴的东西回去,那我就帮啊。谁叫他是我宝贝的宝贝弟弟呢?”

他又低头,咬咬我的耳朵。

段天这东西!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残暴啦?

“不不不!”我摇头摆手地否认:“段天绝对不会对别人用这些东西的,他还没有这么坏!”

“我也这么想……”孔文难得地与我同一阵线:“看看他的对手,恐怕这些东西用在他身上的机会比较大。”

我双腿一软,直接倒在孔文身上。

“那你还买?他虽然不长进,到底是我弟弟啊。”我气若游丝地责问。

“没办法,段天咬牙切齿要报仇,我又答应了。”很该死的俊美笑容:“我这个人最重承诺。”

既然……嘿嘿,既然这些东西和我没有什么关系,那就买不买都无所谓了。

我站在孔文身边,紧闭着眼睛等他挑货。

“地,这个好不好?”

“不要问我。”

“你看一看,如果配上你的肤色,那有多美。”

我差点尖叫起来:“我不看!你快挑快挑!”

好不容易结帐,孔文一手提着沉甸甸的“礼物”,一手携着我。

出了阴森森的商店大门,我才敢睁开眼,大大喘气。

街上阳光明媚极了,人来人往,当地的古怪服装洋溢着异国风情。

“现在可以去玩了吧?可以去游泳吗?我想吃海鲜。”我终于放松心情,跟在孔文的身手晃着他的手。

“不行。”

脾气古怪的独裁者……

我不高兴地问:“为什么?”

“因为……”他转身看着我:“我刚刚很无辜地挨了一巴掌。”

英俊的脸上很可笑地印着五道指痕。

我做鬼脸,没想到刚刚这么用力。

“可是……人家刚刚害怕啊,以为你要对我做什么嘛。”我也很委屈。

我还白费了这么多的眼泪。

是你自己没有解释清楚!

不满意地瞄瞄孔文,刚巧碰上他更不满意的凌厉眼光,急忙低头认罪。

孔文的声音冷冷的,好怕人:“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不喜欢玩具。”

是啊。我大点其头。

“那么,你认为我会不顾你的意愿买这些东西用在你身上。”孔文的语气越来越不好,我差点又要哭起来。

他轻轻磨着牙:“原来我是这样的人啊……”

我连呼吸都无法做到,闭着眼睛等他发火。

“不许去玩,不许游泳,不许买东西。”他无情地宣布:“没有海鲜大餐。”

我大松一口气,这样的惩罚虽然让人难受,到底还没有想象中的坏。

他转身抓着我的手大步走,害我只好小跑着跟在他身后,还不敢开口要他走慢一点。

进了宾馆,我被他急急拖着风一样穿过大堂。

风驰电掣间,看见摆在大堂中正在售卖的一大堆美丽贝壳。

“贝壳!”我欣喜地叫一声,还来不及多看一眼,就被孔文逮进电梯……

***

虽然有点内疚,但付出这么多的代价后,我认为应该足够了。

可是很显然,那个管事的并不这么认为。

腰开始是酸痛,到后来简直麻木,没有了知觉。

当孔文还打算再来一次的时候,我小声地哭了起来。

“乖,不哭。”溺爱的声音蛊惑着,那双贪婪的手还在腿上摸来摸去。

“我好累啊。”我发誓,本人的声音比刚出生的小猫还弱。

如果他再强来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他亲亲我:“我知道,你累坏了。可怜的小东西。”

听着外面大海一起一伏的美妙声音,他问:“地,我们去海边看日出,好吗?”

日出?他不说我还不知道。

居然被这大色魔折腾了整整一晚。我为自己悲哀。

“想看吗?”

哼,现在才来讨好我?

本想一口回绝,可惜意志不坚定,动摇片刻:“想。”我想踢他一脚,发现抬不起腿,翘着嘴说:“你抱我。”

孔文小心翼翼地帮我擦干净身子,套上睡袍。我当之无愧地享受他的悉心服务。

“我们去啦。”他把我抱起来,横放在手臂上,一路抱到属于宾馆提供范围的海滩上。

细碎的吻一路跟随着我。不知道他是真的这么浪漫还是色心不足。

我有点醉了。

将我放在沙滩上摆个舒服的姿势,孔文说; “你等我一下。”

他匆匆跑开,又匆匆跑回来,手上拿着一大袋鼓鼓囊囊的东西。

“我昨晚买的。”他得意洋洋地说:“趁你昏倒了一阵子,出去买的。”

我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袋子打开,仿佛整个海洋的宝藏呈现在眼前。

“哇……”我高兴地叫起来。

五彩缤纷的贝壳,以光怪陆离的种种形态出现在眼前。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美丽的贝壳。

孔文将贝壳一个一个摆出来,在我身边围了一个大圈。

我呵呵傻笑着,看他千年难得一遇的温馨举动。

“美吗?”

“美。”我乐呵呵地点头。

“是不是很美妙?”

“很美妙。”我赞叹地望着身边一圈美丽的大贝壳。他是不是把全海滩最大最贵的贝壳都买回来了?

孔文靠近我,帅气得连撒旦都比不上。

“那么……”他咽了一口唾沫,认真地望着我:“我们来做最美妙的事情吧。”

我当场合不上嘴巴。如果合得上的话,那么我一定会咬断自己的舌头。

“你……你你……你……”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要说什么。

“来吧,地。这么好的环境,感觉一定很美妙。”

他甜言蜜语诱惑着,又轻又灵巧地压了上来……

事实证明,这家伙确实猪狗不如。

永远不能相信一只色狼!

我第十万八千零一次咬牙切齿对自己警告。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