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不要不要放开我txt百度云 第8章大结局

回目录 设置

优雅地端着盘子出现在门口的流光,让段天打从心里甜蜜起来。

灿烂的笑容浮现在段天的脸上,让流光也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看着段天满脸迷醉地将那杯“加料”牛奶喝下喉咙时,这种笑容带上某种狡诈的味道,从而演变得愈加灿烂。

“好喝吗?”

段天一边舔舔嘴角,一边点头:“好喝!”含情脉脉地对流光感激地说:“谢谢你,流光。”居然还恶心吧拉地加了一个亲吻:“我的亲亲流光心肝宝贝。”

“呵呵……”流光被他逗得轻笑不已。

不能否认,虽然小老虎傻呼呼,但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过得让人高兴。

“再吃一点。”坐在床边,流光拿起一块三明治递给段天。

即使撑死,也不能浪费流光给的东西。段天爽朗地笑出声音,接过流光手中的食物放进嘴里咬着。

被手铐摩擦得青紫的痕迹,留在段天双腕上。伸手取三明治的时候,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莫名其妙的,流光被这个刚刚才由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伤痕勾起兴趣。

段天的手腕,由于常常裸露而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与大腿根部白皙的颜色截然不同。

喉咙有点轻微的干燥,流光眯起眼睛,象又要开始狩猎的花豹一样,单膝跪在床边,危险地、慢慢靠近正一心一意享受美餐的段天。

“疼吗?”又热又湿的舌头掠过手腕上的伤痕,流光用他性感的声音低低地问。

仿佛被电到一般,段天已经被靠近的梦中情人彻底吸引。这个时候的流光俊美得象古希腊的神诋,散发不可想象的诱惑力。

嘴里的三明治立即掉了下来。

心也开始扑通扑通直跳。

段天的脸,与以前无数次见到性感状态的流光一样,瞬间红得几乎要渗出血来。

看着小老虎被自己迷呆,自豪感从心底涌起。

流光稍稍后退一点,慢慢解开自己的衬衣纽扣。

一颗、两颗……

锻炼得结实的胸膛露了出来,健美的曲线起伏诱惑着段天。

“我好看吗?”

被问的那个远远没有发问的那人轻松。

段天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乌亮的眼睛瞪得老大,害怕错过一丝美景。

流光将衬衣扔在床下,轻松地问:“想不想摸一摸?”

段天总算有了点反应,首先就怀疑地瞧了瞧流光的脸色。见流光不象在耍他,大喜过望,急忙倾前。

小心翼翼地伸手触碰丝绸一样的肌肤,段天偷看一下流光的反应,开始大摸特摸起来。

太舒服了!

太幸福了!

以前虽然有这么多次的接触,但总被流光禁锢着。身上每一个地方已经被流光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摸个干干净净,自己却只能偶尔偷偷摸摸摸碰上流光一两下——还通常要付出代价。

难得光明正大地享受一下作为流光爱人的权利。

段天一边贪心不足地逗弄着流光小巧的突起,一边想着要经常争取这样的权利。

单纯的抚摸已经不足够,段天又凑上去亲吻流光的唇。

流光的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终于第一次让段天充当主动的角色。让段天颇有长进的吻技尽情发挥。

段天兴奋地享受着温驯的流光,象在梦里一样。

真可谓苦尽甘来啊……

感觉到小老虎整个贴在自己身上,流光偏头闪开段天意犹未尽的深吻,戏谑地问:“又想上我了?”

毫不掩饰地点头,段天露出期待的眼神。

“真的想?”

“当然想啊!一次,就一次好不好?亲亲宝贝流光心肝……”段天知道自己论力气比不过流光,开始采取哀兵策略:“求求你啦,流光最好了。流光对段天最好了。”

这一招学自可爱的哥哥段地,并非段天的强项,使用起来自然有点湿搭搭发腻的感觉。

流光不置可否地看着这几乎要摇起尾巴来的老虎,讥讽地表示他对段天恶劣演技的嘲弄:“你这么会撒娇,怎么能做主动?”

见意中人语气稍有松动,段天立即蹭上去,兴奋使乌亮的眼睛更圆更大:“当然可以,我那里撒娇了?哪里?”虎头虎脑左右望,完全认为刚刚学习他大哥的另有其人。

“可以啊。”清清淡淡的一句,象讨论天气一样轻松的语气。

“呃?”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可以啊。”流光耐心地重复一遍。

“啊啊啊!!”段天终于听明白了,狂叫一声,将流光扑倒在床上,这个时候的他确实有几分老虎的气势了。

“流光流光,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比我哥要可爱上一万倍!”胡乱夸奖着,压在流光身上的段天激动地有点手足无措。

急忙脱去刚刚才套上的睡袍,又将流光的拉链往下一扯,单手就去抓流光已经昂扬起来的灼热。

“流光好美,连这里也美得……美得……”找不出适当的词语,段天只好呵呵讪笑两声。

流光将双手枕在后脑,有趣地看着段天上下其手。这样被小老虎侍侯,实在感觉不错。

“我开始啦……”在流光耳边轻又掩不住兴奋地说。段天把流光的双腿抬到自己肩膀上。

想到终于可以和流光结为一体——虽然以前那些也勉强算是结为一体,但绝对没有这次完美,段天几乎幸福得要昏过去了。

“喂,”流光的下腹也满满装载了欲火,吩咐段天道:“开始吧,怎么这么慢。”

“好!立即开始!”段天精神的大声回答。

低头准备安慰自己即将冲锋陷阵的小弟弟时,却猛然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

一向靠近流光就高高挺起的**,现在居然毫无精神地蔫在下面。

冷汗,从段天的漂亮的额头上滑下来。

起来啊!起来啊!

拼命用手鼓励着自己的小弟弟。

喂!弟弟!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懂不懂啊?

什么时候睡觉不可以,偏偏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时候……

段天不能置信地低着头,看着毫无起色的**。

没有道理啊?

难道太高兴也会影响状态?

大量的冷汗,从段天的额头继续渗出。

“快点啊。”流光不耐烦地催着,肠子几乎笑得打结。

“啊?”段天还扛着流光的双腿,茫然抬头。

“我叫你快点!”流光用疑惑的语气发问:“喂,小老虎,你不是想告诉我你不行吧?”

段天苦着脸,沮丧得几乎快哭出来。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虽然小老虎这个样子很可爱,但是不需要继续刺激他了。

流光将双腿从段天肩上收回,懒洋洋地说:“早说了你不可以主动的嘛,偏偏不听。”满满的宠溺藏在声音里,流光坐起来,将无精打采的段天搂在怀里轻轻地吻。

心灵受伤的段天靠在流光胸膛上,闷闷的表情几乎让流光噗嗤一声笑起来。

“不要伤心啦。起不来也没有关系啊。”流光“好心”地安慰:“我们还有其它的方法啊。“其它的方法,当然是最常用又最成功的一种喽。

段天在低谷状态时,又再次被流光压在身下。

“不要!”发现又回到最不喜欢的处境,段天叫了起来。

这次的叫声,明显没有以前叫得精神。

毕竟自信刚刚才遭受了打击。

流光不高兴地反问:“让你主动你又不行,有什么好不要啊?我刚刚说了不要吗?”

连段天本人也觉得自己确实理亏。

修长的指头又开始盘旋在敏感的入口,瘙痒隐隐传来。

“不要……”这次的声音比刚刚那次更为虚弱,不把耳朵放在段天嘴旁肯定无法听见。

“不要吵!老实点。”流光一吼,将段天微弱的反对吼到天边去。

满意地看了老实的段天一眼,又开始肆无忌惮地享受可爱的哺乳动物……

顿时一屋春光。

***

原本以为段天从此不再提“攻”“受”互换的事情。没到两天,小老虎又叫唤起来:“我要主动!”

“上次不是让你主动了吗?是你自己不行。”

可怜的段天,还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一把。

“上次是太激动了,我这次肯定可以。”段天帅气地甩甩头,仿佛要把上次的晦气甩到天边。“既然你上次都肯了,为什么不肯再给一次机会?”

“好吧好吧,不过如果你又不行,要乖乖让我疼爱哦。”

“行!”慷慨激昂地点头。

“我饿了,先去拿点东西吃。”

得到应允的段天立即大大讨好:“我去帮你拿,亲亲宝贝流光心肝。”

流光冷冷拒绝:“好好保存体力吧,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开玩笑,在答应让段天主动后绝对不能让他去准备食物。“对了,顺便帮你拿点东西吃吧,想喝点什么?”

段天一脸甜蜜地回答:“你拿什么,我就吃什么。”

于是,历史重演……

几次后,被流光美美地尝了许多遍的小老虎才发觉问题。

“不对啊……”再一次失败的段天又被流光吃得骨头都不剩,满身淤痕的躺在床上皱眉。

心里有鬼的人一点也不心虚,问:“哪里不对了?”

“为什么每次可以主动的时候我都起不来呢? 其它时候都很正常啊。”段天偏着他帅气的脸不断地想。

“和比你强的人在一起,硬不起来有什么奇怪的?”流光的大手摸过来:“你只有被我上,才会高潮。”令人牙痒的自大。

“我知道啦!”忽然的大吼,肯定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

兴奋地猛然弹起来,又猛然倒下去。

身体象被人拆过一样又疼又无力。

可恶的流光“上”人不偿命!

“知道什么?”懒洋洋地问着身边缩成一团的小老虎。

听到流光的问题,段天忘记身上的痛楚,又兴奋起来:“我知道了,肯定是情趣问题。我想,我肯定喜欢激烈的性爱,对普通的攻起不了兴趣。”又大又圆的眼里满是自豪地宣称:“没想到我的攻击性那么强。要有刺激兴奋的前奏才可以挑动兴奋,哈哈,天生有这样强悍风格的人可不多哦,流光你福气了。”

流光不紧不慢地说:“哦……原来是SM。天生的SM强攻哦。”

听不出流光的调侃,段天立即把脑筋转到行动上面:“孔文很快要带笨蛋老哥去旅游,可以叫他帮忙带点刺激的玩具过来。”一不做二不休,立即抓过床头的电话拨孔文的号码。

“喂?孔文,我是段天,你不是要带老哥去渡假吗?去哪里”

“是吗?太棒了。这个……因为你比较有经验,我有点事情要你帮忙……”

流光靠在段天旁边,含笑听着段天对孔文叮嘱再三。

“记得,一定要帮我买。对对,要最刺激的,不要紧,你放心吧。我?当然不可能是给我用,你别管,就这样吧,谢谢啦,钱等你回来再给。再见。替我好好疼爱我哥哦。”

段天挂上电话,转身对着流光,贼兮兮地上下打量。

“很高兴?”流光对段天色迷迷的眼光毫不反感,挑着眉问。

“对!高兴极了。”简直就想手舞足蹈,又试探地问:“流光不会生气吧?你也不想我每次主动都中途而废吧?”

“不,我怎么会生气?”流光摩挲着段天光滑的被,唇边泛起一丝莫名其妙的笑容:“高兴都来不及呢……”

意味深长的话,段天一点也没有听进耳里……

我爱你,小老虎,你也爱我,对不对?

就算一辈子只能被动,也坚决爱我,对不对?

不过你锲而不舍的精神,我倒是很欣赏呢。

反“受”为“攻”的伟大战争,还在持续着——没有硝烟,却有乐趣。

不必为段天忿忿不平哦,你看,他在流光的臂间睡得多香。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