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不要不要放开我txt百度云 第7章

回目录 设置

“你才是攻?”流光忽然善心大发地抽出在段天体内乱来的手指,趁着他喘息着放松的那,又猛然刺了进去。

段天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不依地扭动身子,将手铐在床头上敲得邦邦响。。

流光笑了:“嘴唇的颜色不够红呢。”他低头,咬住性感的薄唇就是一阵噬咬。

“唔……我……”段天倒不反对流光粗鲁的吻,他只是对伸到体内的手指很敏感,不死心地继续表明:“我才是攻!”

“是啊,你是攻……”流光一边好笑地认同,一边将段天赤裸的双腿抬起:“好漂亮的腿,听说你跑步成绩破了学校记录。”

“我……我才……”

“你才是攻嘛,我知道。”

流光笑嘻嘻地,毫不留情地贯穿了段天。**的包围,让他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段天瞬间全身紧绷,突如其来的痛苦让他连呼吸都不敢。

流光在和我做爱……

异物在体内活动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件事浮上脑际——我应该是攻才对的……

***

狂欢一个晚上,让流光度过这段“静休”日子里最舒服的一段时间。

被好好疼爱过的小老虎,体质相当的好。此刻布满流光烙印的身体气嘘喘喘地仰躺在床上。

这么多次,他居然还不曾晕过去。

“感觉怎么样?”想着逐渐恢复神志的小老虎即将悲痛欲绝,说不定会去跳楼自杀,流光就忍不住恶劣地偷笑起来。

“好疼!”段天力所能及地吼了一声。很不服气地瞪了流光一眼。

流光优美的唇轻轻扬起,俊美的脸靠近段天,给他一个动人的微笑:“可是刚刚,你不也兴奋起来了吗?把人家的手都弄脏了。”他委屈地轻皱着眉。

即使全身象被人群殴过一样疼痛,段天还是被流光的美给迷惑住了,瞪直了眼睛,傻呵呵轻道:“对啊,都弄脏了。”

流光有趣地笑起来,随后才发现一直渴望看见的“老虎疯狂图”并没有出现。脸色一变,冷冷问:“怎么样?被人上的滋味不错吧?”他故意挑起段天的下巴,显出自己的强势,要看这小老虎如何自信全无。

段天叹道:“真的很疼啊!我下次绝对会注意要温柔一点,而且你放心,我不会把你铐起来的,你看,我手都磨破了。”还未等到流光下巴掉下来,他已经舌出舌头满意地舔舔流光托着下巴的指尖,啧啧赞道:“流光的皮肤真嫩,好舒服。”

流光惊愕地望着刚刚还一直大喊着“我才是攻”的段天,伸伸脖子,不自在地说:“现在是你被我上,不是我被你上,你最好搞清楚。”

“不要紧,谁叫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呢?”段天帅气的脸深情地望着流光,让流光瞬间起了许多鸡皮疙瘩:“我想过了,整天由我主动对你不公平,我们以后一半一半吧。我多伟大,是不是?”

“一半一半?”流光邪气的笑容又浮了出来,讥讽着问:“你想上我?凭你?”

段天实话实说:“当然想上啊。”

流光轻佻地拍拍段天赤裸的窄臀,肯定地说:“你这辈子只有被我上的份,小老虎。”

段天眨眨眼睛:“我终有一天会做攻的。”

“哈哈……”流光笑了起来,他低头吻上可爱的小老虎,低沈性感的声音里藏着戏弄:“那好!那你试试吧。不过,每次失败都要付出代价哦。”

段天伟大的反受为攻战争,正式开始……

***

段天应该去做军人。

他绝对是一名完美的军人,包括坚毅、勇敢,以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顽强拼搏精神。

他的顽强拼搏,看在流光的眼里,就成了坚决不怕死,死过多少次都不知悔改的典型。

被铐起双手激烈地“上”过后,还敢经常性、积极地把流光骗到家里来的人,段天是第一个。

“喝点什么?”把房门踢开,段天大大咧咧地问。

流光踱到那张满是色欲回忆的床边,望着段天俊朗的脸微笑。

一如既往的有点腼腆的微笑,让流光秀气的脸微微泛红。但嵌在上面的两颗眼睛,却隐藏着锐利的猎人一样的光芒。

自顾自地在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倚在门边。段天帅帅地摆着酷样,对流光很感兴趣地一笑。

流光摇头:“学生不应该喝酒。”

“我已经大学了。亲爱的流光宝贝。”段天亲昵地叫着,却又顺从流光似的将手里的啤酒扔给流光。

啤酒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拋物线,落在流光稳当的手里。

将啤酒拉环一扯,仰口就畅快地喝了一口。脖子后仰的精致曲线,让门前的段天瞪大眼睛,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

“流光……”象想逮老鼠的猫一样小心翼翼凑到流光身前,段天伸手,享受流光脸上细致的肌肤。他半眯着眼睛,感动地说:“流光好漂亮。”

对小老虎自动自觉地靠近同样享受的流光,也轻笑着伸手。修长的手指钻进领口底下,在段天性感的锁骨上来回轻轻摩擦,又挑起衣服,隐隐露出前两天段天反攻失败又再次留下的性爱痕迹。

“小老虎……”流光用性感的嗓音戏谑地问:“又想上我啦?”

段天用渴望的眼睛望望流光,认真的点头:“可以吗?”

“呵呵,你说呢?”毫不在意地伏身给段天一个占有性的吻,探入口腔到处掠夺的舌头,宣告谁才是具有攻击力的一方。

“唔……不同意我也要上……”被吻得喘气的段天,忽然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容,大力甩头逃开流光的深吻,眼睛里出现诡计得逞的兴奋。

“不同意……”刚想嘲讽地重复一遍段天自大的话,流光忽然觉得不妥,他大叫一声,似乎使不出力来,缓缓向后倒在床上。“混帐东西,你用药。”有气无力地嘀咕。

“对不起啦。”听不出丝毫内疚的道歉。段天将流光的脚也搬到床上,对着规规矩矩躺着的梦中情人笑开了花,兴奋得摩拳擦掌:“实在是美梦成真啊。”

在失败了这么多次,被流光戏耍似的“惩罚”了这么多次后,终于得到了反受为攻的机会。

“其实,依照一半一半来计算,我今天应该和你来个大战三十回合。”段天认真地算了算,忽然又温柔地摇摇头:“不过,这样下来流光会吃不消的,如果流光大病一场,心疼的可是我啊。”

“哈哈。”流光懒洋洋躺在床中嗤笑:“大战三十回合?你有那个本事吗?”缓缓举起右手,食指对段天轻轻一勾:“想上我就快点抓紧机会啊。”

被这种傲慢无力的诱惑所袭击,段天所有的兴奋立即转为**的躁动。匆匆踢开脚上的球鞋,伏身一口咬住流光呼唤他的食指。

舌头温柔地舔过指腹。双手按着流光的双肩,随即就用膝盖分开流光的双腿。

正满心欢喜,兴致勃勃,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将段天猛然翻了个转。

原本压在流光身上的段天,眨眼间居然又回到流光身下。

“呃?”瞪直了黑溜溜的眼睛,段天对目前的情况一头雾水。

重新掌控一切的流光居高临下,挑着秀气的眉,神色间说不出的邪气。

“嘿嘿,凭那些九流迷药就想对付你流光少爷?”这次轮到流光用膝盖分开小老虎的双腿。

单手摩挲到结实的腰间,把裤链刷得拉下来,一把抓住段天已经高昂着头的灼热。

“呜……”段天忍受不了地扭动一下。

又一次的失败……

段天挖空心思想着下次应该再用什么办法。

但流光的举动却让思想无法集中起来。

“不……放……放……”被人制住弱点的段天,口里断断续续的**几乎与他弱小的哥哥段地有得比。

全身的力气在流光熟练的挑逗下被抽得一丝不剩。

“不什么?看你一脸陶醉的样子。”流光无情地批评着,手上加紧攻击,引出**上透明的**。

“小老虎,在抖呢。”颤抖的**可怜兮兮地被流光控制着,他戏谑地舔着段天的唇角。

“闭嘴,抖你的头!”夹杂在急促喘息里的竭力大吼,段天不知道他又再次挑起流光身上的热流。

欲望的火焰瞬间在流光深邃的眼中点燃。

他却并不猴急,给段天一个宠溺的吻,用他欺骗所有人的柔弱声调说:“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这样舒服的事,不肯让我帮你做?”

真是段地的亲兄弟。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居然还不知悔改地再次被流光媚惑。

“喜欢……”眼看就要再次“沦为”受的小老虎,居然还色迷迷地回答。

流光笑了起来。探手摩挲着段天散发着年轻味道的身体,殷勤地问:“舒服吗?”捏捏两侧饱满的小肉袋。

段天象被电到一样颤栗起来。黑亮的眼睛开始蒙上迷朦的水气。

“流光,啊……流光……”

爽朗的声音已经变得妖媚,比经验丰富的女人更让男人心动。

流光嘲讽地低头看看自己已经高高翘立的**,实在不明白这样的段天为什么一天到晚不死心地要做攻。

本来就是天生接受男人的尤物啊。

进入的时候,听见小老虎咕噜咕噜不满意地发出一些声音。肢体上的抗拒,却比以前减少了。

依稀也感觉到被流光拥抱的快乐,在不满足的时候还会自动扭动自己的腰向流光索求。很难想象和刚刚花尽心思要“攻”流光的段天,是同一个人。

“明明比女人还女人的身体,居然还想上我?”露出被**包围而迷醉的满意神情,流光低沉的笑着:“你这辈子只有被我上的份。知道吗?小老虎。”唤着“小老虎”三个字,表情居然些微温柔起来,带上一丝宠溺的语气。

“嗯……”被情爱折磨得几乎失神的段天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攀上流光的身子,自动索要着流光的吻。

大力地让身下的年轻身体继续颤抖,重迭的褶皱紧紧含着昂挺的灼热。流光也逐渐迷醉起来。

“很刺激吧?”一个勇猛的挺身,听见身下的男孩娇媚地**起来。

“流光!呜……流光……”象渴求什么似的断断续续,令人心痒。

出生就跟随着自己的名字,此刻听来特别的温馨好听。

“老虎,我的小老虎……”

流光噬咬着段天性感的锁骨,一手掌握着段天笔挺的**,在关键的时刻,让这只顽皮的小宠物与他一同登上天堂。

***

欢爱的余韵还萦绕在房中,急促的喘息终于缓和下来。

从吞噬了自己的快感中清醒过来,段天睁开虎圆的黑眼睛,开口第一句就是:

“混帐!又掉进陷阱!”

流光靠在床头悠闲地衔着香烟,听见段天千篇一律的做爱之后第一句话,好笑地扯扯嘴角。

“混帐!”段天又开始喘气。毕竟,在激烈运动后立即大吼是容易再度疲劳的。“你变态啊?又把我铐起来?你是警察还是老师啊?”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象伴奏一样,在段天头的两侧连续发出。

懒洋洋地回头看段天一眼,流光弹弹烟灰:“这是为了防止你过度激动。真是的,这么多次还没有习惯。刚刚做的时候,你反应可比我还强烈。”

被调侃的人没有丝毫脸红,义正词严地反驳道:“那当然啊,我的精力多旺盛。等我主动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等你主动?”流光忍不住自己的笑意:“那要等到你白发苍苍。”

“不许笑!”段天大吼起来,窗户被震得发出嗡嗡的声音:“不要小看我。”高傲的眼神,凌厉地对上流光。

流光轻蔑的微笑忽然变了味,转眼化为温馨的宠爱笑容,缓缓靠近段天的脸,两唇几乎碰上,轻轻说:“这么凶干什么?”叫人心醉的甜甜地问:“我就在你身边,你不喜欢吗?不喜欢我碰你?”

修长美丽的手指,描绘段天优美的唇。

仿佛所有的怒气都被蒸发,段天全心全意接受着流光的接近,傻傻地答道:“喜欢。但是……至少要让我做一次攻吧?”为了心爱的梦中情人,他已经是极度委屈了。

盘旋在嘴角的手指忽然收了回去,流光耍脾气似的翻身躺倒,用背对着段天。

“喂,喂,流光……”心虚的段天用膝盖碰碰显然在发火的梦中情人。

“你根本就是想上我。原来你接近我就只为这个。哼……”

听了流光的责怪,段天立即愧疚起来。

“不要生气啊,流光。”双手被铐在床头,无法去查看流光的脸色,段天只能干着急:“不要生气好不好?唉,你怎么比我哥还大脾气。可是……可是我是男人啊,次次都被你……”

流光腾然坐起,截道:“难道我就不是男人?难道我就只能被你上?”委屈的神色,楚楚可怜的姿态,让段天瞪直眼睛,完全忘记了每次被上的是谁,也忘记谁把他铐在床头。

生怕流光就这样伤心过度,一气之下永不再来,段天额头冒出冷汗,结结巴巴地回答:“是,是,你是男人。”回头一想好象又不对劲,抬头嚷道:“可是为什么每次被你上的都是我?我也想尝尝攻的滋味。”

“想上我?”方才还一副无辜受害模样的流光瞬间变脸,眯起眼危险地趴在段天肩头:“你以为有机会?”

“有吧?”段天想想,转头对流光说:“其实每次都做攻,对身体不太好吧。偶尔接受一次,感觉应该更棒。”

“呵呵,少做梦了。”

“如果是和其它人,做攻的一定是我。”段天叹息着嘀咕。

刚要吻上胸膛那两朵还在盛开的鲜花的流光,那间停下自己的举动,轻问:“你说什么?”秀气但是很黑的眉已经深深皱起。

“没什么!”段天不耐烦地敲床头:“快把这东西给我解开。”

流光解开绑着老虎爪子的手铐,忽然将段天猛然扑倒。

在结实的耳垂边,用压得低低的声音警告:“别让我发现你和别人乱搞。听到了?”

结实又有弹性的腿缠上流光,段天笑得很奇怪:“担心吗?不要紧,你让我主动一次,我就绝对不找别人。”

裸露的**立即被流光狠狠捏了一下,段天的笑容立即全消,轻声哀叫着蜷起双腿。

流光满意地瞥他一眼,转身下床。

“流光,去哪里?”捂着**的段天皱起眉头,极不愿意流光走开。

“拿点东西给你吃。”流光瞄瞄段天浑身上下数之不尽的吻迹,坏坏地扬起嘴角:“补充体力。”

明显表示今天的风流还不曾完全结束,方才只是一个开始。

对,确实要补充体力。段天满意地让流光离开,伏在床上嘿嘿笑了起来。

“希望在明天,等补充好体力,哼哼,谁怕谁?”

厨房里,流光将冰箱里的食物放在微波炉里简单地热了热。

哼,要流光少爷我亲自侍侯你,算你福气。

想到那只可爱的老虎正在床上等他的食物,流光又不由暖洋洋地微笑起来。

倒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流光将手中的一颗小药丸扔到里面。

你对我下药,我也对你下药。

你对我用九流的破药,我对你用一流的好药。

嘿嘿,这叫礼尚往来,小老虎。

邪气的笑容,又出现在流光斯文秀气的脸上。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