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不要不要放开我txt百度云 第6章

回目录 设置

做ai!

多激动人心的词。

自从那次热烈的初吻后,段天就被这让人心痒的两个字给搅得无法安宁。

做爱是什么样的滋味?在他怀里温柔的流光,被吻吓得颤抖在他胸口的流光,当被压在身下的时候,会呈现什么样的美景?

段天迫不及待地从各个可以得到男男做爱知识的地方学习,从网络上的色情站,到外面卖的《夫妻性生活常识》,到现在女孩子爱看的男男小说……最后,他干脆跑去找一个很可靠很可靠的人——孔文。

“喂,你到底和我哥,那个了没有?”段天堵在孔文的门口,大大咧咧地问。

对这个敏感的问题,孔文没有露出丝毫诧异,他冷冷打量段天一遍,倚在门上轻笑:“小鬼,想干什么坏事?”

段天瞪大眼睛,吞下一口吐沫挺起胸膛:“小鬼?你看清楚,我可不是小鬼!”段地本来就长得高,虽然比不上孔文,但是昂头挺胸,倒也有几分男子气概。“喂!别把我当成我哥那么弱。”

孔文斜着眼哼一声,戏谑地说:“想毁师灭祖啊?”

“不关你的事!”

“我听说你上课就尽望着那个倒霉的李光眯着眼睛笑,这么快就要真枪实弹上了?”孔文坏心眼的威胁:“第一次很疼的,你这么没经验,小心把他给弄死。”

段天被他急得跳脚:“我知道!就是这样才找你啊。”

孔文讥讽地笑着,锐利的眼上下打量得段天极不自在,忽然伸手拽住段天的脖子,把他往屋里扯。

“进来,我告诉你……”

***

眉开眼笑地从孔文屋里出来,段天已经把他可爱的哥哥完全出卖了——反正段地迟早也是孔文的人!

手里拿着孔文送他的一整套男男性爱教程,眼睛精灵地转动着。没想到孔文这么重视我哥,居然专门从香港买这种东西回来,不过现在它是我的了。

听了一个下午的“课程”,再加上出卖老哥得到的这一套“教程”,段天自信满满地笑着,流光的第一次,一定要让他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

考试已经过去了,连哥哥的毕业考试也在今天完全结束。

段天眯起眼睛,坐在后面听流光最后一天对试卷的讲解,一边不时用充满魅力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流光。

中午已经在家里通知孔文把老哥带回他家,把房子留给自己和流光共度温馨的一刻。现在就只等下课了。

视线随着流光而转,望着流光润红的唇,段天心里一荡,忍不住贼兮兮笑了起来。

作爱!棒啊!

灼热的心在胸膛里跳动,段天再一次看看手腕上的表,把它脱下来在书桌上砸了几下——这么慢,是不是坏了?

“离子可以偏转到一定的角度,然后产生……”流光听见段天砸桌子的声音,偏过头来望了他一眼。

接触到流光目光的段天见意中人望他,立即精神起来,只差没有手舞足蹈,缩起嘴,无声送了流光一个飞吻。

古灵精怪……

流光朝段天微微一笑,让段天更加兴奋得抓耳挠腮。

好不容易上完这一堂课,学生们一哄而散,段天连忙跑到讲台前,盯着正到整理教案的流光。

“流光……”

“干什么?”

“去我家。”

流光心里暗笑,抬头装出纯真的样子,问:“去你家?你考得不错,还要特别辅导吗?放假了,好好玩几天吧。”

怎么想个办法把可爱的流光弄到家呢?

段天在讲台前抓抓帅气的下巴,踱了几个来回,回头象狐狸一样露出诡异的笑容:“我们再试一下,好不好?”

“试什么?”流光正正经经地低头整理着。

“接吻啊,自从上次,就没有再试了。不要怕,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的。”段天死皮赖脸地哄着流光。

“不要。”果断的拒绝。

段天倾前,隔着讲台把流光搂在怀里。“我要!不要惹我生气。”把孔文威吓段地的手段一同用上。

流光故作惊惶地朝门外稀疏的学生望去,轻轻说:“不要在这里……”

温柔的语气简直让段天想仰天高呼,这就是梦寐以求的浪漫爱情必不可少的情景。

“不在这里,那就去我家吧。”段天豪气顿生,故意用充满色情意欲的语气在流光耳边呵气,满意的看到流光把头埋在自己怀中轻轻颤抖。

嘿嘿,孔文还算是个好老师。

***

把半推半就的流光带到家里,段天一直在思索下一步应该怎样做。

慢慢来,温柔一点,点一对红色的生日蜡烛增加情趣;还是快速有力的把流光吞下肚子,用自己豪壮气概迷惑他,让他立刻欲生欲死?

满脑子的色情念头,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房间那张大床。段天看着乖乖坐在客厅沙发上安静斯文的流光,忽然有点内疚。

你这个满脑子色情镜头的混蛋,这个可是你的宝贝,要好好珍惜,心灵交流才是最重要的!话虽这么说,一幕幕旖旎风景却不断在脑中走马灯似的转动。

怎么样可以不露痕迹的把流光骗进房?段天挠头。

先来一个热乎乎的吻吧,把流光吻个七荤八素,然后趁……

“段天……”流光喝着手上的茶,打断段天的思路:“第一次到学生家里,我可以参观你的房间吗?”

“房间?”正中下怀,段天眼睛一亮,肚子差点高兴得抽搐起来,连连点头:“可以可以,我带你参观。”

牵着流光修长嫩白的手,段天大方地打开自己的房门。

房间里整齐舒适,纤尘不染,显然经过精心的收拾——至于为什么收拾得如此干净,不问而知。

流光四处打量着走进房间,在段天的床边神情自然地坐了下来:“很漂亮,很有动感。”他望着因为脸有点涨红而显得越发可爱的段天,微微一笑:“有段天的味道呢。”

这算不算被美色引诱?算吧。

段天望着安然坐在他床边的流光目瞪口呆,美人如玉,又坐在最可以引人遐思的地方。呼吸不由粗重几分,心跳更是加速几倍。

“流光……”段天咕噜吞一口唾沫滋润干涸的喉咙,尽量迈着从容的步伐走到流光面前,弯下腰,认真的问:“你喜欢我吗?”

“喜欢?”流光眼角带笑,满目春意,说:“我们不是已经接吻了么?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的意思?”

段天大喜,乐呵呵故意紧挨着流光坐下,两人大腿贴着大腿:“那我们可不可以做爱?”

流光愕然抬头望着段天:“做爱?会疼吧?”

“不怕不怕,不会很疼的。”段天把头连连左右摇,轻声细语诱哄流光。

“真的不怕?”

“不怕,真的不怕。”死死咬着嘴里的肉保持目前的诚恳面目,不让脸上的笑容太过明显。

流光低头想了想,似乎还是不放心,又问一句:“做了之后你会不会后悔,再也不肯和我做?”

段天斩钉截铁,只差没有撕开衬衣拍胸口:“不会,绝对不后悔!”

太阳西斜进这干净整洁的房间,照在流光白皙的皮肤上,让段天一阵心神动荡。他紧张地盯着低头不语的流光,等待他的决定。

如此有情调的时刻,流光也该被我的诚意感动吧?

果然,流光抬起精致的脸蛋,羞涩地望着段天,仅可察觉地微微点了点头。

啊啊啊!点头了点头了!

段天差点手舞足蹈,几乎还没有开始进入程序就昏迷过去。

“流光流光……”傻笑着,段天摩拳擦掌。

端坐在床边的流光是多么充满魅力!

天啊!

天啊!

流光答应了!

段天站起来,三五下将自己的上衣脱下。

手忙脚乱地正在拉裤子的拉链,似乎想起什么事情,“哎哟”一声,有开始手忙脚乱把刚刚脱下的衣服重新穿起来。

这只笨蛋老虎到底在干什么?表演脱衣秀……

流光坐在床边看段天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又穿。

不错,身材还可以,皮肤也可以。

我不喜欢身上有伤疤的,没想到这只老虎里面还挺中看。

“流光……”段天穿好衣服,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正式的程序,应该是我帮你脱,你帮我脱,那才够浪漫。”

流光脸无表情望着段天,肠子那间差点因为抽搐而断掉。

哈哈哈,这个白痴!

浪漫白痴老虎……

“这个……”流光轻轻咬唇,偏着头似乎不敢望段天的眼睛:“要我帮你脱吗?”

段天瞪大眼睛,频频点头。

“那个……”流光问:“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段天大声地回答。

流光站起来,与段天面对面。

流光微笑道:“你这样看着我,我有点不习惯。你可以把眼睛闭上吗?”

“没问题没问题。”段天果然闭上眼睛。

流光修长的手指,在段天的身上游走。灵活地解开所有的衬衣纽扣,让段天的上身坦露出来。

“你的皮肤好滑……”段天紧闭着眼睛,甜蜜蜜地赞叹。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指头在我身上滑来滑去,好舒服。”

“笨蛋老虎……”

段天猛然抓住流光的手指,在唇边轻轻一吻,又开始傻笑。

流光斥道:“你不守约定!”

“你只说要闭眼睛,又没有说不许吻手指。”段天嬉皮笑脸。

好了好了,我可没有耐心再和你耗下去。

小老虎,你皮肤这么细细的,撩起了我的兴致呢。

一丝诡异的笑从流光唇角逸出,他伸出手,将段天猛然一推……

一直都是傻笑着感受流光的动作,却在忽然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倒在床上。

段天还没有来得及睁开眼睛,一样冰凉的东西套上右手,耳边听见“喀嚓”一声。

“流光?”段天困惑地伸直脖子,看见右手上被金属手铐锁在床头。

流光浑身散发出冷冽霸道的气势,和刚刚简直判若两人。他邪气地微笑着,低头轻啄段天一下。

“怎么了?我的小老虎。”

段天呆呆地问:“你要干什么?”

“如你所愿,作爱啊。”流光手里拿着另一副手铐:“忘记告诉你,我比较喜欢激烈的作爱,尤其是SM。”

没想到流光的力气居然这么大,轻而易举将段天的另一手也铐在床头。

段天大叫:“喂!不是这样的啊!”

流光斯条慢理剥着段天的裤子,有趣地问:“哦?那应该是怎么样的。”

“应该……应该……”从孔文处学来的所有男男知识,在脑里搅得象一锅稀饭,段天皱着眉头说:“反正不是这样子的。”

“可怜的小处男……”流光秀气的眉轻蹙,又很快舒展开来:“让我来教导教导你吧。”

怎么会是这样?

段天一脑迷糊。

不知道为什么,全身一阵酥麻。他急忙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早被流光剥得干干净净。

而流光白皙的手指,正在熟练地挑逗着身体最敏感的器官。

段天大叫起来:“你要干什么啊你!”

流光没有停止动作,听见段天的大叫,望着他笑着说:“当然是干你刚刚强烈要求做的事。”

“我确实很高兴你肯为我这么做,可是做这个不用把我锁起来吧?”

“确实不用……”流光戏谑地说:“可是我喜欢。”

兴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段天闭着眼睛也知道自己的器官已经开始“耀武扬威”。

其实,流光这么弄也挺舒服的。

虽然事情发展不如我所想,但是也不算坏。

段天决定乖乖躺着,享受流光的“服务”。

可惜好景不长。

在最紧要的关键时刻,流光的手指停止了动作。

“呜……”段天睁开眼睛,表达被中途打断的抗议。

但最让人可怕的,是流光的手指居然盘旋到另一个地方。

而且还试图进入狭小的**中。

整个人仿佛被恐惧包围,身体立即僵硬地不成样子。

段天叫起来:“喂!你想干什么?”

流光不理他,只朝他微微一笑,手指却在同时突破阻力插了进去。

“啊!”段天扭动身体,被流光用膝盖压得无法动弹。“好疼啊!停!”

“我早就说了会疼,是你说不怕的。”流光轻松地说。

“混蛋!”

“混蛋?你在骂我吗?”流光呵呵笑起来,又一根手指毫不怜惜地捅了进去。“本来想着第一次温柔一点的,可是你这种态度,让我很不爽啊。好,我就来个快攻吧。”

段天被他粗鲁的动作弄得冷汗直流,恍惚间听见“快攻”两个字,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大叫起来:“不对不对,我才是攻,你不要搞错了。”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