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不要不要放开我txt百度云 第4章

回目录 设置

孔文把我抱到沙发上,脱下西装帮我盖着下身。从容地说:“请进来坐。大伯,爸、妈。”

虽然闭着眼睛,我也知道他们进来了,而且就坐在我的面前。

我靠在孔文身上将眼睛开了一条细缝,观察情形。

孔文的父亲坐在正中间,他的大伯和母亲坐在两旁。三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仿佛我是一个哪里钻出来的怪物。

“这是段地。”孔文为三人介绍我。

他倒是很潇洒,搂着我的腰,亲昵地说:“地,这是我爸爸。”他首先指着中间的那位告诉我。

“伯伯……伯父。”我牙齿在打颤,不能怪我口齿不清,说话结巴。

这个该死的居然还作怪,笑着咬了我的耳朵一下,说:“傻瓜,什么伯父,你应该叫爸爸。”

我几乎要吐血!

偷偷看他的父亲一眼,真真有涵养,这个时候还神色不变。如果我有这么个儿子……啪啪,首先就甩狐狸精几个耳光,再把儿子好好骂一顿。

什么东西!居然和个男人搞在一起!

正在想象自己教训儿子,孔文父亲忽然开口。

“不管他叫我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虽然他说的话不好,可是声音低沈华丽,和孔文很象。

我怯怯地挨在孔文怀里,看孔文的脸色。

“爸,段地是我的爱人。”他望我含情脉脉的一眼,居然开始大说肉麻话:

“我爱他。他是我生命里唯一想拥有的人。从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爱上他了。如果你要我和他分开,那是不可能的。”

你你你,简直就是在激化矛盾嘛!可以假装和我分开,等他们走了再在一起的!你懂不懂,没脑子。

“他是个男人!”孔文父亲倒没有大怒,皱着眉头强调这致命的一点。

“我也是男人,我爱他。如果你担心我们在一起的生活不愉快,请你放心,我们相处得相当的好。各方面的需要都……”

他带着调情的眼神看我一眼,让我想起我们在床上的荒淫无度。“可以彼此满足。”

虽然他的深情告白让我有点感动,但是我还是有吐血兼在他鼻梁上来一拳的欲望。

什么叫彼此满足?一直都是我在满足你!

好老土的场景,在电视小说里看了多少次。我窝在孔文身侧皱起眉头,回忆当时的主角是怎样解决问题的。

孔父说:“你们就打算这样下去?”

孔文还没有回答,孔母就已抖着声音责怪起来。不过她责怪的对象不是孔文,也不是我,居然是——孔父。

“都是你,整天说什么新式教育,自由成长,你看看长成什么样子?”

我以为她会站起来指着孔父骂,因为孔母实在是很激动。

“这关新式教育什么事?孔文不是好好的?”

“这也叫好!”妙极了,她的指头差点碰到我的小鼻子。我低鸣一声,躲到孔文怀中。

孔父真是个好人!他帮我耶。

他对孔母蹙眉:“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你看看这成什么样子?”

“我不成样子?”有人倒吸一口清凉气,带着哭音:“现在变成我不成样子了?”

她望望一脸无动于衷的儿子,心疼地说:“小文就成样子了?你怎么做父亲的?”

孔文好没良心,清清嗓子,冷静地说:“妈,请不要叫我小文。”

小文?

小蚊子?

我在他怀里噗嗤一笑,被孔文偷偷在腰间拧一下。

我委屈地抬眼瞥他一下。

孔母气得更厉害,雍容华贵的姿态破坏了一半。

她说:“你说,现在这样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是对孔父提出的。

孔父直直望了我们两人好久,他的眼睛与孔文很相似,目中波光晶莹锐利。被他注视久了,我不由有点害怕,挨得孔文更贴。

呼吸紧张地等待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开口。

不出我所料,果然是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的话。

我虽然知道他说的话对我们打击会很大,但是——依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因为……

他说:“我们离婚吧。”

我差点从孔文怀里掉下去。一则自己猛然坐不稳,万万没料到他会说这个,二则孔文瞬间失神,没有把我抓稳。

难道孔父对教育不当深感内疚准备负责?我只听说引咎辞职,没听说过还有引咎离婚的。

总裁室内四双眼睛同时瞪着孔父,以孔母的眼睛最大,连一向以大眼睛自豪的我也自愧不如。

孔母大叫:“你说什么?我知道了,你的心早就不在这里,今天趁着机会发作。你你……”雍容华贵破坏完全。

哇!家庭伦理大场面哦!我眼睛一眨也不眨,生怕错过精彩镜头。

相比于孔母的激动,孔父倒是很冷静。果然是父子,两个都是冷静精明的人。

孔父转头,对一直坐在沙发一端的孔文伯父说:“大哥,你错了,我也错了。”

什么东西错了?我听得一头雾水。

孔文伯父面无表情呆了很久,一脸沧桑地长长叹气,仿佛要把心里的东西都一口气吐出来似的:

“到今天你还在怪我,当年不该逼你结婚。”

“难道你以为我会不怪你?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看看他们。”孔父望着我和孔文,居然满眼慈爱,让我心里一热。

“没什么事要解决,就这样很好。”

他站起来,对孔母说:“这件事全怪我。”他苦涩地笑:“我当年不够坚决勇敢,而且……”

他与孔文伯父冷冷对望一眼:“没想到同性恋真的会遗传。”

沉默……

能够听见房间中各人的心跳。

“啊!!!!!”

孔母呆呆站在中央,望着孔父,终于尖叫起来。

孔文把我扔在沙发上,站起来搂着他的母亲。

“妈,妈,我在这里。”他轻轻安抚着母亲。我知道他的拥抱有多温暖,我知道他的声音多可以安定人心。

闹剧,一场闹剧。

纷乱、尖叫、怒骂、哭泣……

然后,一个一个地离开。

最先冲出房间的是孔母,当她离开的时候我好同情她,虽然她看我的眼睛象看一条七彩斑斓的毒蛇。

然后是孔文伯父,他留在这里确实没有什么意思。

最后走的是孔父,他靠近我,就象在看他的新媳妇,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孔文说:“爸,请不要滴口水。”他做了个手势,人人都可以轻易明白他的意思——送客。

于是,孔父也走了。他走的时候,我用对待未来公公的恭敬眼光目送。

当房间只剩我们两人,我问孔文:“结束了吗?”

他亲亲我的鼻子:“结束了。”

“我以为我们要暂时分离呢。”我开始想象:“或者出现某个表妹什么的情敌。”

“是吗?”他轻轻地笑。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真的结束了?”

“真的。”

“真的真的结束了?”

“真的真的。”他答得漫不经心,好不正经。

“那我们就是已经得到双方家长同意了?”

“我那方老爸做主,你那边是谁?”

我嘻嘻一笑:“当然就是我啦,家里我最大!”

孔文也嘻嘻一笑,凑近咬我的耳朵:“那么……庆祝一下吧。”

我涨红了脸:“这次……这次我要做主动!”

他居然一口答应:“没问题。”还没来得及笑出来,他说:“你主动接受我。”

我不**不干!

你又开始欺负我!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