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不要不要放开我风弄小说 第2章

回目录 设置

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

孔文送我回来的?

自己走回来的?

还是清扫房间的钟点工好心把我打包邮寄回来的。

反正,当我再次有意识地睁大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了。

搞不清自己的状况和发生的事情,对我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一点诧异也没有的,我继续躺在床上,发呆。

除了作出一副死狗的样子,还能够做什么事情?

孔文……

以前发呆,还有可以想的东西——怎么样离开孔文,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不再缠着我……

现在不用再想了……

我躺在床上,流着眼泪。眼睛一定已经肿了。

孔文喜欢看我流眼泪。

如果他看到现在的我,一定会亲我吧。

我知道,脸上泛着泪光的透明肌肤会让孔文意乱神迷,会使他发狂。

过了多长时间?至少应该有一个世纪。

我饿了,很饿。人的身体是很诚实的,尤其是肚子。我开始咕咕叫。

该死的段天,居然不来叫我吃饭。

你造反了?

即使是有了情人——我现在已经管不着什么他是否爱上同性,是否欺师灭祖的事情了。

但是有了情人不要老哥,那就有点过分了。

我要教训段天,还有可恶的害我伤透了心的孔文——不要问我为什么伤心,我不知道!——我要,绝食。

于是,我躺在床上,连水也不喝。躺着,躺着……

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就是我!

我要报仇!

向孔文报仇。

找一打女朋友,然后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气死他!

不过,他为什么会气呢?

呜……他已经不要我了。

说不定他立即找一打女朋友的立方,十二乘以十二再乘以十二……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还对那些不知廉耻的女人露出他的英俊笑脸。

呜呜呜……我不要!

用头愤恨地撞着枕头,我满肚子的气。

我撞我撞我撞死你这个花心的萝卜!

“你在做什么?”

我惊讶,抬头。

孔文站在房门,冷冷地看着我。

我傻瓜一样回答:“我在撞枕头。”

以为他会骂我笨,或者过来欺负我一下,他竟然很没有良心地丢下一句:“不打搅你了,继续撞吧。”

转头就走。

孔文!

看见他转身,我的心立即提到半天高。等我反应到自己的行动前,已经扑了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他的腰。从来没想过,我居然会有这么强的行动力,速度和力度简直可以媲美奥运选手。

搂住我啊!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他没有听见我的心声,反而动动腰,似乎要把我摔开。

不要!我不要!

双手用力还不够,双脚也缠上去。我象考拉一样挂在他背上。

“不是讨厌我吗?”孔文的声音冷冰冰,我好害怕。

“不许走!”

“不走?不走我会做很多你不喜欢的事。”他任我半吊在他身上,声音闷闷的说。好象有什么诡异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

我当时真是蠢得可以,居然毫不犹豫的慷慨回答:“做什么都可以,反正你不要走。”

而且,还该死地加了一句:“xxoo也没有关系。”

下一秒,我就被重重扔到床上。

闭上眼睛,我视死如归。只要孔文不走,只要他不去找那十二的立方……

“你这是什么态度?这可是你要我留下来的。”孔文好象很不满意的声音传来。

你要我什么态度?

我睁开眼睛,却发现刚刚发出不满意声音的人脸上正露着狐狸一样贼兮兮的笑容。

你!你……你骗我!

我差点跳起来给他一巴掌,可惜由于太激动,只能躺在床上喘粗气,外加凌厉的眼神。

“怎么?不高兴吗?”

我高兴个鬼!你这个……你这个……等一下,我要想一下用什么形容词。

他居然还从口袋里掏出今天差点就用上的那一瓶东西,暧昧地叹气:“唉,本来早上在洗手间玩了一下子,打算明天才来真的。不过你又不肯等,我只好勉强……”

我不肯等?勉强……

“你……你你你……闭嘴!”我大吼起来。

没想到他笑容立即消失,立即回复原先冷冰冰的样子,很冷酷无情地哼了一下:“这么不愿意,我走。”

居然就……就这样,把瓶子扔到一边,转身。

不要!不要走!

这次总算真的跳了起来,我抱住他的腿。

“不要走。”我可怜兮兮地求。

他瞥我一眼,冷淡又没有人性地说:“我要和你xxoo。”

“没问题!”

“我每天都要做,每天。”

“可以!”我答得不假思索,结果以后吃足了苦头。呜……我怎么这么笨啊!呜呜呜……

他居然还不满意,皱起眉头装模作样:“你以后一定又会反悔,摇头晃脑说不要不要。”

这家伙学我说“不要不要”的样子还真有点象。

“不会的不会的。”我继续犯错误——让我以后一直倒大霉的错误。“随便你怎么样都没关系!”

只要你不去找十二的立方的女朋友。

孔文终于轻轻笑了起来,现在想起来,那是很无赖很下流卑鄙加龌龊色情的笑容,可是当时我居然傻乎乎地跟着他一起笑。

嘿嘿嘿地笑,记得当时我还笑得很灿烂,渴望孔文觉得我很可爱,然后……不离开。

他没有离开,象皇帝一样提要求:“你要主动一点。”

主动?怎么主动?

我愣了片刻,然后做出本人一辈子都后悔的举动。——呜呜……大家可千万不要学我。

我象色狼一样飞扑上去,手忙脚乱地扯开孔文的皮带,由于太紧张,手指打架地忙了好久,最后孔文摇了摇头,自己把皮带解开了。

然后我快速地拉下他的拉链,让他已经昂得高高的小弟弟弹出来——老实说,实在不能称之为”小”弟弟。

我应该羞愧得半死,直接从窗台上往下跳,但是当时却神经错乱似的象一只摇尾巴的小狗一样眼睛闪闪地仰头望着孔文。

怎么样,你不走了吧?

孔文孔文,不要扔下我。——为什么当时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被某个鬼魂上了身。

孔文的脸色很不好看,让我以为自己做得不好,不够主动——现在当然清楚他是被一脑子的淫欲给憋的。

结果我搅空了脑汁想有什么方法可以更加主动一点,眼光触及躺在地上的那瓶东西。

我还是有一点关于这方面的常识的。天啊!地啊!……呜……为什么在应该笨的时候反而不笨了?这个问题到今天我也想不透。

于是,我拾起瓶子,打开盖子……

终于,我做出了生平唯一一件真正让孔文感觉难过无比,痛苦无比,简直是痛不欲生的事情——在他喷射之前,壮烈地昏了过去。

呜呜呜……后来(心有余悸地哭泣)……连续好几个月,我为这件至今想起来仍大快人心的事情吃够了孔文的苦头——在床上。

到今天为止,眼泪还是我最好的伙伴,天天见面的伙伴。

孔文欺负我,我哭。孔文不欺负我,我也哭。

反正,他喜欢我这个眼泪汪汪的样子,对不对?

你问我幸不幸福?

我呸!我呸呸呸!要应付一个随时发情的,大学时欺负了你四年,毕业工作后又当了你老板,时时刻刻都不离身的,掌握你所有弱点的可怕淫兽,你说我幸不幸福。

我和他呆在一起,只是为了避免他真的找来十二的立方,毁灭祖国未来的希望而已。

所以,不要以为我离不开他,更不要以为我爱上他。懂不懂!不懂就叫孔文来教训你!

嘿嘿,孔文教训起我不喜欢的人来……嘿嘿……

穿着名牌的西装,顶着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娃娃脸,我眼圈发青的走出电梯,靠在特别助理办公室的门口。

这间办公室,有两个门,一个对外,一个与总裁室相通。

倒霉的段地——也就是我,经过很长时间的争取,才让特别助理办公室不设在总裁室内。但是,根据目前的情况看,这个我牺牲了很多换来的胜利成果,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孔文——也就是总裁大人,始终是我的克星。

怀念大学时代,那个时候我们至少还是平等的;不象现在,我被他象养得温驯的狗一样指挥来指挥去。

“早安,段特助。”刚来了两天的助理室文书小容给我一个亮丽的笑容,递上一杯热腾腾的饮料:“这是你喜欢的咖啡。”

“咖啡?”我缩在一边,象见到史前恐龙一样,惊慌地避开她,还有她的咖啡。

见到我的举动,小容似乎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我,委屈地垮下原本笑容满面的脸,将咖啡放在我的桌上。

“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低声下气地弱女子式的请教。

“没有!没有!”我急忙澄清,仍然躲在一边小心避免和她的任何接触。

小容小容,你不要怪我没有礼貌。谁叫你昨天这么好心的送咖啡给我的时候,被孔文那个怪物看见了呢?

你的新老板是个恐怖的吃醋大王,你知不知道。

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啊!

他昨晚教训了我一晚,说我对你色迷迷的不怀好意,好惨啊!

直到现在,我的身体里还……

反正再被他看见我和你在一起,我就要倒霉了。

“段特助,我哪里做得不够好,请你告诉我吧。”她无辜的表情让人以为我是一只做了坏事的大灰狼。

我知道你是害怕好不容易找到的好工作丢了,不要怕,我这个看起来位高权重的特助其实是一点功能都没有的,不用因为我的态度有点不对劲就吓成这样。

“你做得很好,好好,真的!”我僵硬地笑着安慰她——其实现在更需要安慰的是受了苦的本人。

你快走吧,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只想坐在椅子上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在坐下来之前,首先要把孔文那个变态放在我身体里的讨厌的下流的玩具给取出来。

快走啊!

上天似乎没有给我把它取出来的机会。

“段地,你进来一下。”

平稳低沈的声音,严肃地从传话机上传出。

是总裁耶!

小容羡慕地看着我,似乎感动我有随时进入总裁室见英俊孔文的殊荣。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脸忽然变成死灰般。

敷衍性的在门上敲了两下,我打开办公室连通总裁室的门,不甘不愿走了进去。

随手关门,挡住门外小容热切的视线。

“你找我?”我很想露出一点高兴的神情来让孔文对我好一点,可是埋在身体里的东西让我太不舒服了,只好一直苦着脸。

孔文穿着裁剪精致的西服,靠在大型豪华办公桌上翻看手上的数据,抬眼望了我一下,勾勾中指。

过来……

我摸摸可爱的小鼻子,皱起它,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上前去。

从大学开始他就习惯这个手势,到现在,不但是他,恐怕连我本人,也要以为自己是一只被人豢养的宠物了。

“今天上午的会议什么时候开?”

我闭上眼睛想了想:“好象是十点半。”

“好象?”他锁起眉,戏谑地重复。

我无所谓,反正本人的能力有多少孔文向来清楚。我可是被迫当他这个人人眼红的助理的!

“孔文……”我抬头,给他一个委屈的眼神:“好难受。”

“难受?”孔文在我身上绕两个圈,笑道:“想把它弄出来?”

当然要弄出来,你以为这很好受吗?

你这个变态!

我张大了眼睛,急急点了好几个头。

“不行。”坏心眼的大灰狼摇头:“昨天可是有人答应了要把这东西放在身上一天的。要不然……”

他伏下身,把气吹到我耳朵里。“……昨晚我也不会简简单单就放过你。”

耳朵痒痒的,可惜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他玩。

眼泪在眼眶里滚啊滚……我撅起孔文向来很爱啃啃啃的小嘴。

讨厌!讨厌!

看到人家这么眼泪汪汪的漂亮样子还不心软!

“我算不错了,还没有用这个。”

孔文手心一翻,给我看一个小巧的遥控器。

遥控器?

我瞪大眼睛弹开几米。

“可怜的小东西。”孔文长手一伸又把我拉了回去,用鼻子顶着我的额头:“等开完会就放了你。怎么样,不错吧?”

开完会?

我差点昏掉。居然要带着这么个鬼东西开会!

这个人渣竟然还不要脸的把脸伸了过来,施恩般地说:“我对你这么好,至少要表达一点感激吧。”

真的很想把办公桌上那个水晶的烟灰缸对着那张可恶透顶的俊脸砸下去,可惜……始终没有胆量。

呜呜呜……中国五千年来的奴性在鄙人身上显露无疑。

我粗鲁地用衣袖擦擦眼泪,敷衍性质地把嘴在他的脸上一刷而过。

孔文立起身子,皱起眉,似乎很不高兴。

高大的身影挡住了窗外的阳光,刚好把我包围在黑暗之中。

呜……简直就和童话故事里面被魔王看上的小可怜一样。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做小可怜?

我不服气地瞪了看来要开始发难的孔文一眼,又胆怯地低下头去。

空气越来越沉重,我快要喘不过气来。生气的孔文,真的让人害怕极了。

终于……救星到了!

通讯器里响起另一位特别助理徐芬清脆悦耳的声音,与我这个混饭吃的不同,这一位可是真正能干的。

“总裁,会议马上就开始了。经理级人员已经在会议室中集合。”

呼……我小心地松了一口气。

孔文不甘心地瞄瞄我。哼哼,我可以打赌,他现在心里肯定想着很龌龊的整我的念头。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充满威严地回答传了过去。我知道,总算又逃过一劫……暂时性的。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