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不要不要放开我风弄小说 第1章

回目录 设置

我这个人啊,虽然很伟大,可是在很多人的眼里,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段天说我懒得出汁,功课是个白痴,学计算器四年这会打字,平日只知道睡觉,睡饱了就发呆,挨骂就哭哭啼啼。

孔文总结我最好的职业就是去做一只类似于小狗的宠物。

连楼下的大妈都老用一副“可怜,从小没了爹娘,又这么老实呆呆的,以后可怎么活的”的脸看我。

其实,我也有优点啊。至少,我会煮饭!

是啊,我煮的饭,连有钱人家出身,吃遍各五星酒店的孔文都称颂不已。哈哈哈,很厉害吧。

当然啦,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会动手的。算起来,今年一共下了三次厨,都是为了讨好孔文而做的,至于段天,他应该有两三年没有吃过我弄的东西了吧。不对,上次我给孔文做好饭菜的时候,他刚好回家,象猫一样叼了好大一块糖醋鱼走。哼哼,那我今年还是很尽哥哥的义务,煮过东西给他吃嘛。

答应了孔文,我再懒也不敢反悔不做今天的饭,老老实实和孔文在菜场里买了菜,回到我家的小公寓。

今天做板栗烧鸡,再做一个炒土豆丝。

什么?嫌少?

你想我做满汉全席啊,做两个菜已经很累了,你懂不懂!

为什么要选这两个菜呢?

哈哈哈,因为它们都需要用刀啊。你看,板栗罐头要用罐头刀,把鸡分成一块块要用刀,削土豆皮要用刀,切土豆丝要用刀。

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刀,不过只要一看见我动刀,孔文就会乖乖过来帮我把所有的准备工夫做好。嘻嘻嘻……

我靠在厨房的门上,看孔文削土豆皮。奇怪,为什么象他这样的大公子居然也会做家务呢?天生的?

说真的,现在这么慢慢看,孔文还真是长得帅。

你看那眼睛,黑白分明的又有神,好大好大,不过我的眼睛也很大啊。

你看那鼻子,这么挺,象哪个明星来着?忘了。其实我的鼻子也很可爱的。——我钻进洗手间对着镜子皱皱可爱的鼻子。

还有……啊……不想了,我有点困。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向孔文眨眨眼:“孔文,我想回房间睡觉。”

“不行,你要在这里陪着我。”

我苦着脸伸一个懒腰:“可是我很困啊。”

他瞥我一眼,把削好的土豆放在盆里,洗洗手,走了过来。

环着我的腰,孔文开始轻轻柔柔地吻我,舌头渐渐深入,直到我扭动着要求空气。他放开我,让我倚在门上,走了去客厅。

很快,他拖了一张单人沙发放在厨房门口,把我抱起来放在上面。

“你就在这里睡,不许到处跑。”他点点我的额头,又咬咬我的耳朵,继续处理剩下的鸡、还有板栗罐头。

窝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闻到饭菜的香味。

我从软软的沙发上爬起来,趴到孔文的怀里,让他把我抱到摆好香喷喷饭菜的桌子前。

什么?应该是我做菜?

喂,孔文可没有你那么没人性,会把睡得香香甜甜的我弄醒让我做菜。既然如此,当然就是他做啦。而且,孔文的菜做得不错喔,我今年有七次答应了做饭,结果只做了三次,剩下的由他一手包办。

看着眼前丝丝热气,肚子倒真的有点饿,我懒得拿筷子,伸手准备拈一个板栗扔进口里。

孔文的筷子快速敲上我白嫩又纤细的手。

好疼!

我缩回手手,幽怨地瞥他一眼。

“很烫的。”孔文厉我一眼,夹起一个板栗放在唇边吹了吹,送进我口里。

我呼噜呼噜地吃,连我自己都要承认,本人吃东西的样子确实和某种血统高贵的阿拉伯名犬很象。

好吃!

我兴高采烈地在嘴角边舔舔。啊不!我错了,不应该在嘴角舔舔的。

但是……已经晚了。

孔文很快就凑过来,扳着我的下巴,开始啃啃啃。

呜呜呜……知道错了,不应该舔舔,把孔文撩过来。

看来我成为今天中午的菜了,不要不要,我还没有吃饱啊!为什么孔文每次啃起来就没完?

我一边让他啃——因为不让他啃会倒霉——一边摸着扁扁肚子嘀咕。啊,舌头伸进来了,不好不好,因为这表示他兴趣来了,要亲很久,而且,吻到他兴致起来,说不定会引发更可怕的事情。例如,今天早上的事情。

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只好冒得罪他的险,拼命扯他的衣袖。

好不容易,孔文终于放开我被纠缠多时的小舌头,扬眉询问地看着我。

“我好饿啊。你先让我吃饭好不好?”

他在我现在肯定已经又红又肿的唇上扫了两眼,嘴角有一丝让我胆战的邪笑:

“好,先吃饭。我记得有人答应了要一个下午帮我捶背的。”

我打了个冷战,分外后悔早上的口不择言。

正正经经拿起筷子来吃饭,我刻意离孔文远一点,专心安慰我的肚子。

真的好吃!我笑眯眯地将一块又一块的板栗往嘴里面送。暗自警惕不要再习惯性舔嘴边。

“地……你喜欢接吻吗?”

我嚼着满口的菜,含糊不清地答:“不知道。”

“喜欢和我接吻吗?”

我吞进一块鸡胸肉,点点头,如果你接下去没有什么奇怪举动的话。

“和我接吻有什么……感觉?”孔文似乎没怎么吃,坐在身侧看着我风卷残云。

“很舒服。”

他显然很高兴,赏我一个大大的笑脸,夹了一个板栗进我嘴里。

“怎么舒服法?”他无害地伏在桌子上看我的吃相,慵慵懒懒。

这么轻松的气氛,诱使我犯了一个很……很……很严重的错误。

“就是,不用花工夫,不用主动啊。”我为什么会没注意他已经变色的脸,居然还傻乎乎地加上最糟糕的一句:“以后我吻女朋友的时候,就要我主动了,一定很累啊。”

孔文没有说话,但是突如其来的低气压让这么迟钝的我都有所察觉。

怎么了?……我转头看他。

劈啪劈啪两声,我的筷子掉下地。

哇哇哇,他又生气了!又生气了。

而且看起来还不是普通的气。

我打着哆嗦,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段地段地,你这个笨蛋,怎么可以让孔文知道你要找女朋友!

没想到今天上午想的事情已经有一半成真了。我不自禁摸摸可怜的脖子,想象自己象断了脖子的公鸡挂在自家的门口。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脸色发青地大吼着要现在危险无比的孔文走开,却发现喉咙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可怕的大灰狼轻盈走到我面前,弯腰抬起我抖个不停的小下巴,与我脸对脸,眼里闪着吃人的光。

我以为他会捏碎我的小下巴,然后把我挫骨扬灰,谁知道他靠过来对我的耳朵啃啃啃。很舒服很舒服,痒痒麻麻的,我开始反抱着他,在他怀里蹭蹭蹭。

孔文,拜托你不要生气。

虽然身体又惊又痒说不出话,不过我相信已经用身体语言表达了我的意思。

他松开我的耳朵,双手在我的身上乱摸。

摸呀摸,弄得我意乱神迷,差点忘了自己是谁?

好温柔喔,真好真好,孔文已经不生气了,哇……我真是太幸运了。

他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砰”

门被粗鲁的打开。

我讨厌的弟闯了进来。我吓得象尾巴烧着的猫一样立即跳离孔文的怀抱。

呜呜呜,我不要被人看见……尤其是段天……

段天一点诧异也没有,大刺刺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孔文,然后把头转向我:“哥,你喜欢男人?”

我反射性想摇头,却看见孔文威胁的眼光,结果既不敢摇头,又不想点头,脖子僵在当场。

段天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笨小子,没看见你老哥现在多惨吗?

“孔文,你花了四年还没有把我老哥调教出来?真逊啊。”

我的眼睛差点骨碌一下从眼眶里掉下来。

你你你……你这个臭小子在说什么?

孔文笑瞥我一眼,色色地说:“这是我的乐趣,慢慢来。”

“我今天要单独用这房子,你快点把我老哥弄走,不要打搅我。”

“哦?打算对你的小宝贝来真的了?”

段天居然很不屑地看看我,嘲讽孔文:“你以为我的效率跟你一样?向我哥这种单细胞动物,一天就应该……”

天啊!他居然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手势,让我差点晕倒。

呜呜呜,我怎么会带出这么个无耻、下流、不顾亲人的东西来!哇……

等一等!

不对劲!

我忽然想起一个重要问题,抬头问道:“小弟,什么小宝贝?你交女朋友了?”

他他他……居然用看白痴的眼光看我,鄙夷地说:“全校都知道我看上他了,你怎么做我大哥的?”

我还来不及安慰我已经碎了一地的自尊心,他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张大了嘴巴。

“今年新来的物理老师李光!”

我差点昏倒。

孔文居然在旁边说:“是很漂亮,你不是给他取了个新绰号吗?”

我霍然转身,手指点到孔文鼻子上,大叫:“你你你……你居然……居然……居然夸别人漂亮!”

我呸呸呸……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是说……

刚想对两人做尊师重道教育,两人只当我不存在。

“不是绰号,是爱称!叫暗夜流光,简称流光。”这小子居然还警告了一句:“只许我这么叫他,你们不许学!”

我敲敲快昏过去的脑袋,终于想起现在什么问题最重要:“段天!弟弟!你、你喜欢男人?”

段天看看我,皱鼻子:“我可没有你那么没出息……”

我松一口气。现在管不上我可怜的自尊心了,虽然他误会我是同性恋,但是只要我亲爱的唯一的弟正常,以后再慢慢解释就没问题。

爸爸,妈妈,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呼吸顺畅没有五秒,段天走到我面前,继续他刚刚的回答:“我可是专门攻的,不象哥你注定就是受方。”

我倒……

双手攥拳,忍不住一拳挥过去。

可是他的体形比得上孔文,日积月累的惧怕转移到他身上,我拳到半空又缩了回来。

我忍我忍……

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我不争气地哭起来。

呜呜呜……气死我了……

这个不可能是我弟的没有廉耻的东西,居然还凑到我面前:

“啧啧,看你这个样子,真让人流口水,幸亏有孔文,要不然我就要忙着一天到晚保护你,累都累死了。”

我满脸泪花地抬头,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哇!你这个对亲生哥哥色迷迷的怪物!

我弹开几丈,撞入一个早有准备的胸膛,被孔文一把抱得紧紧。

我也反抱着孔文,连脚都缩在他怀里——声明,这是情绪激动的反应,请不要想歪了!

我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从骨灰盒里飞出来把我给淹死吧。我对不起你们……

我居然……居然……呜……养出了这样的弟弟……

哇哇哇……

一边伤心不已,一边听到孔文对那个看来很可能是当初医院弄错了寄放在我家,而成为我弟的家伙说:“段天,房子就留给你用了,我带你哥去我那里。”

反正我已经伤心欲绝,就哭哭啼啼,任由孔文把我扛下楼。

楼下的大妈依然同情地看着经过的我:“哎唷,段地又病了?”

孔文扛着我大步走,还有空向大妈点点头。

“真可怜,幸亏同学们都关心,要不然啊……”

出了楼,她可能还在叨唠我有多“可怜”。

被抱上出租车,再被抱出出租车。

等我哭到三分之二——就是神志开始稍微清醒了一点的时候,已经坐在孔文私人公寓里那张又大又软的床上了。

“喂”孔文拍拍我的脸。

我茫然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把段天放一边,先解决我们的问题。”

“什么问题?”我眨眨眼,不懂。

孔文在抽屉里面翻了翻,找出一样东西,放在靠近床头的桌子上。

我看了一眼。

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呜呜呜,为什么我这么笨,当时连这个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知道,我会立即从窗口跳下去的,就不用……就不用……哇哇哇……

孔文过来搂住我,吻我的头发。

“就是你要找女朋友的问题。”

我全身一硬,结结巴巴地说:“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孔文笑着——我后来才知道他的这个笑容其实是他所有的笑之中最危险的一个,呜……

“很快就可以解决,不要怕,地。等做完以后,你就知道,你根本不需要女朋友。”

做完?做完什么?

我白痴似的看着他。

好象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虽然他的样子不象生气,不过还是讨好讨好他为上。

这么特殊的状态,我的压力好大啊。

压力一大,思维就会紊乱。

思维一紊乱,就会做错事。

所以,我做了一件……很错……很错……真的是很错的事情。

我决定讨好他。

不但如此,我还采取了行动。

我趴到他身上——这已经是愚蠢到了极点的行为,轻轻咬了咬他的耳朵——更加愚蠢的行为。可怜我当时还以为他会很高兴,因为他咬我耳朵的时候我也很高兴。

结果——我彻底激发一座岩浆早已汹涌澎湃的火山。

“本来想等你拿毕业证书那天的,不过,反正考完了,就当你已经正式毕业了吧。”孔文口里喃喃。

我听不清,还傻乎乎的凑上去听。

然后——正式爆发。

扑天倒海的力量涌过来,把我按得深深陷在又大又软的床上,动弹不得……

被这么用力的压在床上,再笨也知道大事不妙。

“孔文!孔文!”我惊惶地叫着。

为什么刚刚的温柔公子会忽然变成大野狼?

孔文蹭着我的脖子,低沈地说:“你这么叫唤,真让我兴奋。”

我浑身的寒毛已经竖了起来。

呜呜……为什么他磁性的嗓音会让我这么害怕呢?

一只大手伸到我的脖子处,抓住领口,用力一扯……

我的衬衣完了,所有的扣子跳跳跳,都自由解放四散在床上。

不对呀!他以前从来不会弄坏我的衣服的,只会……只会把手伸进去……呸呸,上面一句省略,请大家不要看。

热热的手在身上慢慢移动,停在我小小的**上面。

“啊!”孔文坏心眼地捏了那么敏感的地方一下,害人家惊叫起来。

他居然还很得意地笑。

呜呜呜……你欺负我……

孔文凑前,笑盈盈,手下却忽然用力,再捏了我可怜的**一下。

呜呜呜……我知道了……不应该想找女朋友……你不要这样。

我开口求饶:“孔文……孔文……”

谁知道他舔上我的唇,闷声说:“你这么叫,会让我发疯的。我可不想把你弄得太疼。”

太疼?为什么会疼?

可惜我问不出来,因为他已经堵住了我的嘴。

哇!!!!

他的舌头好凶,穷凶极恶地追得我四处逃窜,最终还是被他缠了起来。

呜呜呜……呼吸不了……

最可恶的是,他的手居然还不停止暴行,很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捏我的小花骨朵。

啊啊啊!快停啊,孔文。

好难过啊!你这个专门欺负小动物的……错,是欺负善良同学的坏蛋。

身体随着他的手一下一下地发抖,好难受!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尖叫,让我尖叫!呜呜呜……不要这么堵住我的嘴。

好热啊!好热啊!

孔文,你觉不觉得热啊?我好热啊!

你一定也很热是不是,看看你一脸充血的样子。

孔文终于很有良心地放开已经窒息的我,让我喘口气。

呼呼……空气的感觉真好,我差点向他说谢谢,如果现在发得出声音的话。

很好,他的手也放开我已经红红的小**。

我刚想给他一个笑脸,天啊!他居然低头”嗷呜”一口,含住了它。

不但如此,还舔舔舔,轻轻啃。

拜托,你知不知道那里是人体敏感区域啊!虽然我是男人,不过……

“啊啊啊!……”

不要这么咬!你今天疯了么?

我开始用手敲他的脑袋。我敲我敲我敲敲敲。

浑身又酥又麻又热,我软得象一根油条,越来越没有力气去敲他。

幸亏,在我完全丧失敲他脑袋的力气的前一秒,他松口了。

上帝保佑!

可见反抗是必要的。

他抬头看我一下,眼里放着好可怕的光。然后低头……

不会吧?

又来!

这次没有专门舔**,但是全身上下都遇到袭击。

弄得人家满身口水,居然还一边解开我的皮带。

哇!你要干什么?

来不及开口训斥他的逾越行为,一连串奇怪的声音从喉咙自动跑了出来。

“……啊……嗯……呜……啊啊……”

连我自己听了都脸红,这是不是就是平时所说的**?

是?

哇哇哇!真丢脸,这不是我制造出来的!绝对不是……呜呜呜……

越来越热了。身边的一切好象都变成彩虹一样,五光十色。

“孔文……我……我好难受……你不要……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集中所有意志力讲出来的话,腻人地让我自己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讨厌的孔文,居然在这个时候抓住了我的小弟弟,让我大声叫了起来。

不但如此,还开始上下……这个……弄弄弄……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怪物!就算是生气了也不要这样嘛,我不是已经知道错了吗?

我张嘴义正词严地教训他,可是出口的话都变成了——

“……啊啊……呜……啊……嗯……”

我恨不得立即找条地缝钻进去,如果孔文现在没有按着我的话。

听见我的声音,孔文笑得好邪门。

“还以为你会哭呢,今天怎么这么勇敢了?”

对啊!我怎么没有哭呢?

还没有想出答案,鼻子一酸,眼泪就吧嗒吧嗒流下来了。

我宁愿“呜呜呜”的哭,也不要发出现在这种声音!

可是眼泪虽然流个不停,嘴里的声音却没有变。我羞死了。只好用尽全身的力气——很可惜,只有那么一点点——扯孔文的头发。

孔文,停啊停啊,我快发疯了,好热好热,好痒好痒,你知道不知道!

我扯我扯我扯扯扯!

孔文终于对我的行动有了反应,起身。一手扶我的腰,一手抓住我的肩膀,然后用力——我象乌龟一样,翻了个身,趴在软软的大床上。

“我可是做足了前奏工夫,再忍下去不干了。”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傻乎乎看他的手横过我的头到桌上拿那瓶不知道装了什么的东西。

我想翻身,却被他按住:“不要急,地。很快就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

“啊啊!”

还没有问,我就已经大叫起来。

什么东西伸进我那个地方了?

猛烈的摇头,眼泪哗哗哗地流。

呜呜呜……是孔文的手指,我知道的,一定是孔文的手指。

不要伸进来!不许伸进来!

入侵者在里面按啊按啊,到处挤……

我只好摇头摇头,流眼泪。

呜呜呜……我知道孔文要做什么了!我知道了!

我不要不要,呜呜呜……放开我,呜呜呜……

孔文在我背上把头凑过来,吻我脸上的眼泪:“不要哭了,我慢慢来。绝对不弄疼你,好不好?”

这么温柔的声音,我完全听不进去。

不弄疼也不行!

我还是摇头摇头,差点把头给摇飞出去。

孔文的手指停在身体里面,没有再动。

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摸我的小弟弟。

其实很舒服,但我还是在哭,还是在摇头。

孔文摸啊摸,上上下下的套弄,结果我开始咿咿呀呀——**。

可是**归**,我还是很不高兴。

呜呜呜……我好委屈啊!

用尽所有的能量,表达我的意愿。

“……啊啊……讨厌……呜……啊……讨……厌……嗯……”

“舒服吗?地。”孔文把脸伸过来,咬咬我的唇。

舒服?我快气疯了!

你这个疯子!你这是强迫!你强迫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强迫我做这个!虽然你强迫我做了很多事情……对我也很不好……

可是……可是……我还是很信任你的啊!

你这个坏人!魔鬼!

不知道是不是愤怒带给我力量,我居然很清楚地大声说了出来。

“我讨厌你!”

背上的身体一僵。孔文轻轻问:“你说什么?”

说了一遍,说第二遍就不难了,我发狂似的大吼起来: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我讨厌孔文!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每说一句,孔文的身体就越僵硬。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急剧下降。

一口气叫了好久好久,我剧烈地喘气,失神。

孔文没有说话,他硬得好象僵住了。

他在我背后,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身体一轻,身体里的异物抽了出去,孔文离开我的背。

为什么,我会觉得冷?为什么?

我等着孔文来哄我,每次把我惹哭了他后来都会哄哄我,咬咬我的耳朵。

我静静地等。

可是……

他没有来。

我只听见关门的声音,很轻很轻的关门声。

就象关在我的心上。

孔文走了,我知道他走了。

大怪物走了,大恐龙走了,魔鬼走了,欺负我的人走了……

为什么我还一直流眼泪?

房间空荡荡的,我也是空荡荡的。

一点也不想动。

我好难受。

孔文,我好难受。

就这样——趴着,流着眼泪。

直到我,失去了意识。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