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昨天小说全文阅读 第36章 大结局

回目录 设置

这最后一面,不但是我和与亭的最后较量,更象对我和与将爱情的一场考试。

没想到与亭,始终是把这最后的心愿用到钩心斗角上来。

这又何必?

我站了起来,带着几分失望。

本来,我就不应该盼望真有对着死亡就洗心革面的人。

“你要走?”与亭抬头。

“你还有话说?”

“生生,我今天的话,没有一句谎言。”

“我知道。”我点头。

但他的说话,却没有一句不另含居心。

与亭问:“最后还有一句话,你可肯听?”

站着看他,隐隐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可以离开,而他,要在这里等待死亡。

有什么理由没有气量到不听这最后一句?

“你说吧,我听。”

“那个晚上,我没有划伤你的面。”他冷冷看着我:“破你相的,并不是我。”

那是谁?还能有谁?

我一口气喘不上来,当即栽在椅上。

天旋地转,金星满眼。

如一个接一个的烟花在眼前爆开,却听不到声音。

那个晚上……

我在昏迷中感觉剧痛,醒来见到与将的笑容。他轻吻我的伤疤,似乎全不在意。

他曾对我大吼:我要花多少心血,才能让你从前众多的情人不再试图靠近你!

他恨每一个靠近我的人,所以他恨书亭。

我无力地趴在桌上,终于抬头,看着与亭。

“你不信?”

我用沙哑的声音回道:“我信。”

这两个字象刀。我被自己的言语所伤,血潺潺从心窝流了出来。

我支撑着自己,问:“但是,为何到今天你才说出来?”

与亭答道:“我没有机会,就算有机会说,你也未必会信。就算你信,对我有什么好处?”

不能说不恨眼前的人。

我知道自己入了这将死人的陷阱里。

与亭知道目的已达,站了起来,按动电铃。

看守立即出现。

“永别了,生生。我即将摆脱与将这个恶梦,你又如何?”

他潇洒地去了。即使是强装出的潇洒,他始终在我面前潇洒了最后一回。

我不知道,原来人的恶意可以这么深。

看守奇怪地看着我。在他眼里,我的脸色恐怕比即将处决的与亭更差。

我请求:“可以让我再多呆一会吗?”

他点头,并且善解人意地离开,让我可以静静留在会面室中。

一切的事情,不可避免的重演。

不错,其实一切不难看透。

与将,他到底还是掌握所有。从没有错过什么,也没有遗漏过什么。

他有完善的情报网络,还有通天的手段,无双的心计。

赢家若不是他,岂非不公平?

我有何话说?

时间飞度。

安安静静的空间,给我足够的力量与思维能力。

回味并不是美好的事情,尤其回味我和与将的昨天

世界就是这样,经历时是一番光景,回头再看,却是另一种惊心动魄。

天罗地网,布于脚下发端,一触即牵引无数,不死不休。

我想到自己额头的伤,想到与将额头的伤,想到他一直不肯接受任何的整容手术。

想到他抱着我哭,对我说:如何才能抚平伤口?求你教我,生生。

我将所有的经过,其中酸甜苦辣,回味再回味。

在这个地方,我要决定去留。

真有意思,原来马来西亚的监狱,与我缘分至此,屹然成了我领悟人生的绝佳地方。

可听过六祖顿悟?

原来天下真有这样的境界。

黄生何幸,可以体会一二。

出来的时候,已经日沉西山。

对我,恍如隔世。

与将倚在车头,他一直在外面等我。

见我出来,缓缓站直,没有半点焦躁。

“见过与亭了?”

我点头。

与将问:“你觉得如何?”

“我又能如何?与将,你既知与亭要对我揭谜底,为何不阻止?你有这样的能力。”

“我不想再骗你。”

我蓦然抬头,静静凝视他。

目光的交接,如日夜交替般,永无止境的连绵与玄妙。

沉重的事实辗过心头,但谁又能舍弃这么千辛万苦而来的眼神?

终于,我开口道:“与将,我们去书亭墓前祭奠,可好?”

书亭的遗体被送回贺家墓园安葬,虽然不远,但当我们到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冷清的墓园,只有冷清的风。

站在书亭墓前,我们很久都没有说话。

忽然,我问:“与将,你爱我多,还是书亭爱我多?”

与将不作声,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从来没人可以逼他开口。

我又问:“与将,信任已经支离破碎,爱呢?”

他怔怔看我,忽然长长叹息,把我拥在怀里。

“弹指之间可分六十刹,刹那间便是永恒,生生,如果人生只有这一个永恒,那有多好。”

我抬头看他,不知不觉已经痴了。

我知道他的心,永远错综复杂至不可剖析。我知道他掠夺的天性,会不顾一切将他爱的人留在身边。

为了留住我,他不惜伤害我,也不惜伤害他自己。

直到我们两人都伤痕累累,筋疲力尽。

以与将的为人,他可以为我做到这样地步,还有什么可说?

这么多的骗局,这么多的谎言,这么多的惊心动魄,不过为了一个情字。

刹那间,我大彻大悟。

人自有真性情,练出那铁石心肠、铜皮铁骨,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有一颗勇于接受爱与现实的心。

爱情的不高尚,只有过来人才能面对,才能放过胸襟去拥抱不完美的爱情。

这一刻,我已立地成佛,达到所求的境界,足以心安理得接受与将过往的所有,和将来的所有。

“不错,这已是永恒,又何必再管昨天?”我闭上眼睛,轻轻地说:“与将,现在才是我们的永恒。”

然后,我感觉到,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我耳后。

无论如何,我相信,这滴眼泪,它是真的。

这滴眼泪,它是真的――此生此世,都不会怀疑。

可曾听过灯塔?

茫茫怒海中,只要有一点微弱的灯光,就能知道自己的方向。

这滴眼泪,就是我的灯塔。

这是与将心上唯一的真。

既已得到,夫复何求?

昨天,且烟消云散去吧。

与将,今夜

请入我梦来。

全文完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