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昨天小说全文阅读 第35章-1

回目录 设置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脑袋一阵眩晕。

眼前,是一间宽敞的房间,简单又安逸的装修。空气特别的新鲜,依稀听见雀鸟叫声。甚至,传来哗哗山泉的声音。

我仔细听四周动静,猜测是否身在某个偏僻的渡假村出租的单独房子里。

一个人影忽然靠近,我抬头,片刻愕然后,不由苦笑。

我说:“书亭,原来是你。”不料两兵对峙的时候来得这么忽然,我始终心虚,以至手足无措。

书亭望着我,眼神复杂。

其实,我应该很了解他的心态。只因我们两人的经历,极其相似。

他乌黑的眼珠盯着我,没有射出燃烧的怒火,相反,他很平静。

“不错,生生,确实是我。”书亭也对我苦笑,象在感叹我们两人的无奈。

他越平静,我越内疚。

我知道,他心此刻必定在缓缓淌血。被一心一意深爱的人背叛利用,即使仅仅揣测他的感觉,也能察觉那锥心的痛楚。

原以为他会咬牙切齿将我碎尸万段,不料他居然轻轻柔柔问:“你的手痛不痛?”

我呆住。一直在心底的内疚,忽然膨胀十倍,几乎涨破胸膛。

书亭望我被缚在背后的双手,似乎心有不忍,盯了好半天,才打消为我松绑的念头。他长叹一声,坐在我的身边。

“生生,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有什么苦处?”

受不了他到这个时候还情深款款,泽心仁厚,分明是要我彻底扮演负心人的角色,让天下人都知道他的伟大,他的牺牲,把我黄生所有的廉耻活生生在众生面前撕去。

我蓦然大喝:“不要问!你什么都不要问!”

书亭不曾料到我会忽然如此激动,闭唇看我。

“不错,是我利用你,是我背叛你。而且,我从头到尾没有爱过你分毫。贺书亭,你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得到我的爱?黄生的心是铁石做的,你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熔开?”

我一口气大叫出来:

“不需要你为我编制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这一切都在我计算之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无毒不丈夫,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亏你还出生在商场世家。”

每一个字都书亭而言都象鞭子,一下一下抽在他身上。我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就越发苍白。

我疯子般大吼,连自己都惊讶自己的残忍。喘气停下来时,房间静得可怕。

书亭的脸,已经白到晶莹的地步,似乎连血管都要外露出来。一向乌黑的眼睛,居然失去所有光彩,象已经失去生命一样。

我的心蓦然抽紧,痛得不成样子。

“书亭,你都听见了,这就是你深爱的男人。”房门忽然打开,走进来的,是与亭。

看见他眼里的恨意,我根本不觉得奇怪。我和与亭之间,早已是血海深仇。

与亭的面上满是胡须,显出沧桑落魄。他看我的眼光,狰狞恐怖。

我心头感觉丝丝凉意,落入此人手中,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哼哼,你也有今日。”与亭冷冷打量我,一边放下肩膀上一个巨型的麻袋。看体积外型,似乎里面装了一个人。

与亭把麻袋打开,果然,里面露出一个人来。

我蓦然一震:“与将!”

“没有想到吧?”与亭转头对同样惊讶的书亭说:“我多好运气,居然见到他失了魂魄般在黄氏大楼外徘徊,连我靠近都没有察觉。”

与将双手也被缚在身后,眼睛紧闭。

我看着又心疼又难过,不管双上被绑着,冲到与将身边,喊道:“与将!与将!你怎么了?”

与亭鄙夷地望我一眼,猛力一掌当头而下,将我打得倒在地上。

不知道哪里来的坚持,一阵天旋地转后,我又从地上竖着膝盖爬起来,向与将冲去:

“与将,你说话!你到底怎么了?”在此一刻,似乎只要可以冲到他的身边,就是我毕生的胜利所在。

这一次,挡在我身前的,是书亭。

他站在我面前,按住我的肩膀,虽然力道很大,却绝不粗鲁。他说:“生生,不要激动。”

我怎能不激动?当我看见与将这么无助地躺在与亭憎恨的眼光下。

看见书亭眼里的不舍,我象找到一条救命稻草,扑入书亭怀里急促地说:“书亭,求你不要让他伤害与将!我求求你!”

“生生……”与亭的身体僵硬起来,仿佛被雪藏千年般冰冷。

“你说过永远不让我伤心,你说过的!”我对书亭不断乞求,眼光却越过他的肩膀,直直盯着昏迷中的与将。

“书亭,求求你,我求求你,书亭……”

书亭似乎忍不住了,他露出痛苦的表情,将我拥入怀中,抱得好紧。

“生生,我好爱你,你可知道,我好爱你……”他不断低声说着。

我却忽然兴奋地叫了起来:“与将!与将!你醒了?你快点醒!”看见与将微微动了动肩膀,我是真的兴奋,完全忘记了自己在谁的怀里。

抱着我的书亭,仿佛受了重重一击,僵硬数秒,象被烫伤一样把我放开。

这对我只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再次冲到与将身边。

这次,与亭没有再阻止我。

他显然,把这个当成戏弄老鼠的把戏。

我单膝跪在与将身边,看他憔悴的样子。一直以来,我脑里的与将都是坚强而无恶不作的,永远高高在上玩弄世人。因此,这憔悴的脸,紧锁的眉,更是让我心疼。

“与将,你醒一醒。”手被绑在身后,我只好用头轻碰他的脸。

与将微微一动,开始缓缓地,左右摇摆他的头。

我的心忽然跳得很快,几乎蹦出口腔。

“恩?生生?”与将终于开口。

看着他轻轻睁开眼睛,几乎想大哭出来。但我没有哭,看见他的眼睛,我所有的机警和斗志都回来了,我平静地说:

“与将,我们两个都被抓了。是与亭和书亭。”

与将瞬间反应过来,他目光在四周一转,把周围的环境立收脑内。

“与亭,好久不见。”与将艰难地坐起来,对与亭打招呼。

与亭冷笑:“好久不见?哈哈,与将,你难道没有时刻注意我的动向?”

与将已经恢复了一向的精明犀利,不卑不亢道:“不错,当日你能顺利娶到贺家大小姐,应该感激我没有从中阻挠。”

书亭冷冷插了进来:“荣与将,你为什么要害我大姐?”在他心里,此时此刻,还是一心为我摆脱害死他大姐的罪名。

我望着书亭,不能说不感动。

与将轻笑,虽然性命握在他人手里,他却依然从容镇定:“当然是因为你。”

“因为我?”书亭诧异。

“谁叫你对生生起了窥视之心?你敢带生生私奔,我就要你失去所有。”这番话在与将口里说来,理所当然,毫无惭愧。

“你好残忍,为了这么一个理由,居然害我堂堂整个贺氏!”书亭破口大骂,上前拧起与将领子不断摇晃:

“我大姐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要把她逼到绝路?”

与将不惊反笑,说:“你为何不问问你的姐夫,你大姐和他对生生做了什么事?”他话中自信满满,令书亭冷静下来。

书亭转头,目视与亭:“姐夫,你们对生生,曾经做过什么?”怀疑和不确定,藏在他的问话中。

与亭也不否认,居然干净利落点头:

“不错,生生旅行袋里的毒品,是我们预先放进去的。书亭,你这样聪明,早应该猜到。不过你对你大姐太崇拜太仰慕,所以看不清楚事情。”

“毒品?”

与将冷冷看着书亭脸色大变,不能接受般站着,又道:“何止这些,你再问问与亭曾经对生生做过什么?”

我在一旁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大喝:“够了!与将,你到底想说什么?”

与将慢悠悠说:“我不过是要贺书亭明白,他们是多么罪有应得。”

书亭深受打击,真的一字一顿,再问:“姐夫,你曾经对生生做过什么?”

看见书亭的样子,我忽然大叫起来:“不要问!书亭,你不要再问。”

我不曾料到,与将居然对书亭有这么大的恨意,竟要活活把他的精神摧毁。我虽不爱他,却真的不忍心再看下去。

可是事情非我所能阻止。

与亭对往事毫不内疚,他坦然对上书亭的目光,爽快答道:“我弓虽.女干他,并且叫人车仑.女干他。但无论如何,他害了你的姐姐,我的妻子,这个是事实。不要忘记这点。”

面对与亭的回答,书亭轻轻摇头,仿佛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我看他修长的四肢忽然蜷缩,眼泪从指缝中不断涌出,而他的身体,如秋风中的落叶一样战抖。

他的心已经裂了。

我静静看他逐渐破碎,莫名的悲伤,泛滥心头。

“生生…”书亭回头来看我。他问:“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似乎已经把我当成一切的受害者,为我找了最好的辩护。对这样的眷爱,我无法接受。

我摇头道:“书亭,是我害了你,所有的一切与你无关。”

“书亭,你不过是被他们利用而已。”与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冷冷加了一句。意在提醒书亭无意中做了帮凶的行径

我愤怒地转头,恨恨瞪了与将一眼。

与将对我的愤怒嗤之以鼻,他冰冷的眼神,象针一样对着我的眼睛直直而来,令我蓦然一缩。

他恨书亭。

不是普通的憎恨,而是全心全意的恨。

一股寒意,沿脊背爬上。

“好了,现在不必再争论这些。”与亭终于发言,没有得意洋洋,吐气扬眉的威风,我本来以为他会炫耀一番。

可是与亭只是在我面前冷冷说了一句:“生生,你终于还是要死在我手上。这是不是天意?”

书亭一震,失声道:“什么?你要杀他?”

“绑都绑来了,难道要我放了他?”

“不行!你不可以伤害他!”书亭挡在我的面前:“一切都是荣与将的错,要杀,你就杀他。”

我当即吃了一惊,回头去看与将。

诡计得逞的微笑,在与将脸上一闪而过。

我愕然数秒,忽然醒悟过来。

原来他千方百计把过去种种在书亭面前牵扯出来,不过是为了让书亭在最后一刻倒戈一击,保护着我。

不要!我心里狂叫。

这不但是对书亭的伤害,更是对我的伤害。

与将,你何其狠心,难道要我一生背负失去你的痛苦?这不是爱,这是残害。

“书亭,你要帮他?”与亭并不吃惊。

书亭昂然站在我身前,挡住与亭,他沉声说:“生生是无辜的。”

“你被他迷昏了头。书亭,难道在你心目中,你大姐还比不上一个黄生?”与亭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赫然是一把乌黑的手枪。

这个东西,在电视上看得多了,但忽然真正地出现在面前,却有令人几乎窒息的感觉随之而来。

我从书亭的手臂间缝中,望见那可怕的凶器。

“姐夫,你要杀我?”

与亭很冷静,他说:“书亭,我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念在你大姐分上,你快让开。”

书亭站在我身前,缓缓摇头。

下一刻,我听见开枪的声音。

我恐怕已经魂飞魄散,才觉得那声音轻微得仿佛飞镖插入靶子中一般。

接着,书亭倒下。

一切发生得怪诞而不可思议,令我无法作出任何反应。我没想到与亭会这么简单就扣动扳机。至少,他也应该挣扎一会。他没有。

书亭的胸前,鲜红一片。

满眼都是红色。

“生生,生生…”他捂着伤口,犹用目光找寻我的方向。

极度的惊吓后,是莫名其妙的冷静从容,抛开世事的镇定。我缓缓挪动被反绑的身体,靠近书亭。

“书亭。”我跪在书亭的身边。

他就快要逝去,如贺氏一样,如他一直傲视天下的大姐一样。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他到如今,居然还对我爱护至此。若我可以爱上他,还他一片深情,恐怕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内疚无奈。

“生生,今生无望,来世……”书亭怔怔看着我。

我无法不答应,正要点头,与将的声音,抢先传了过来。

“既然没有今生,又何必奢望来世?”与将说:“他的来世,也是我的。”

同样,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否定与将的说话。所以,我只能看着书亭。

用悲伤的目光,表达我心中的内疚和羞愧。

书亭还是怔怔看着我,片刻后,他闭上眼睛,去了。

瞬间,我象失去了极重要的东西。

我转头,瞪着与将,象发泄一样狠狠说:“他已经到了这样的田地,为何不能说一句好话让他安心?”

与将说:“因为我信来世。”他的神情,认真到了极点。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与亭在这时候介入:“好一个来世今生。不过,你们有没有来世,今天就可以验证一下。”我从来以为,只有职业的杀手,才能面不改色的看着一条生命在自己手下消失。

不料与亭的杀戮本性,确实与生俱来。

他对着书亭扣扳机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犹豫和后悔。

让人惊心。

与将仿佛对与亭所知远远超出我所料,他对与亭说:“看来今天我们是非死不可。”

“不错。”

“以你的为人,就这样枪杀我们,似乎不够刺激。”

“大哥,你真是深知我心。”与亭阴恻恻笑道:“你们让我丧失所有,彻骨之恨,怎能随便就消?”

我头皮一阵发麻。

与将从小和这样的弟弟一起暗中争夺,亏他忍受得下来。

“与亭,生命固然重要,不过财富也不可小视。我和生生,任何一人的赎金,足以使你平安度过余生。”

与亭哈哈一笑,磨牙道:“大哥,虽然我确实需要钱,不过我从来没有想过拿你们来交换赎金。第一,我比较喜欢看见你们的尸体照片登上头版头条;第二,你的本事高深莫测,我恐怕放虎归山,终身不得安乐。”

第二条,倒的确是真的。

与将知道与亭杀机已萌,没有再开口。

与亭开始得意洋洋公布他的杀戮计划。

他把我们用枪指着推到厨房里。我和与将的手都被反铐着。我是紧紧得连脚连手,一起锁在钢管上。与将稍微好一点,被反铐的身后,连着一条粗铁链,但可动的范围很小。

“生生,这是我最后给你的大礼。”与亭当着我们的面,在管道煤气的开关上安装了两把利刀。

长长的发白的刀刃,闪烁死亡的光芒。

“你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认识一下我的大哥。他不是很爱你吗?看看他肯不肯为你而死?”与亭伸手,扭开开关。刺鼻的煤气味,在空气缓缓掺入。“大哥,你的铁链,刚好可以让你靠近这个开关。当然,游戏规则,不能用手,也不能用脚。如果你肯把胸膛送到刀上去的话,或者有机会在死前用牙把开关扭上,救你的生生一命?哈哈,当然,我不能保证这个方法可以成功,不过有机会总比没有机会好,对不对?”

“与亭!你这个疯子!”我看着森冷的刀锋,怒喝起来。

“不错,我是疯子。而你们,要死在疯子的手里,多有意思。你们不是自诩同命鸳鸯吗?我倒要戳破你们的丑恶来。煤气越来越重,我不奉陪了。”与亭再次审视自己的布局是否完善,满意地一笑,走到门外。“对了,”他回头说:“这里偏僻,尽管大声呼救,绝对不会惊动任何人的好梦。”施施然去了。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