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昨天小说全文阅读 第33章

回目录 设置

时间匆匆流逝。

托了我以往糜乱生活的福,没有人来向我游说亲事,就算有偶尔贪图富贵至肯将女儿嫁给一个同性恋的,也被我爸轻轻一提手,不觉意地挡了回去。

我不断草草签着一份又一份文件,不断地想,人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也许我是贪心的,我拥有的东西已经太多了。随便拿起一样,或者已经是他人追求一生的目标所在。

然,诚如洪冰所言,我不快乐。

洪冰又找了新人,而且闪电结婚,象是不择手段要抓紧手里的幸福。我参加她的婚礼,远远看了新郎一眼,长得一表人材,与洪冰挺相衬。

我不喜欢在人多的时候多留,凭着新娘老板的身份进了新娘房中,看洪冰紧张地审视自己面上的化妆。

“洪冰,恭喜你。”我是真心的,轻轻地祈祷,至少幸福可以光临我身边的人。快乐也如是。

“老板!”洪冰见到我,比见了娘家人还激动,眼睛闪亮。

“从今以后,就是人家的贤妻良母,你要好好珍惜。”

“是啊,没想到我终于要嫁了。

想到以前的日子,一个人过得何其辛苦。”她忽然想起什么,叹气一声,悠悠道:“多希望这就是一个结束,如童话故事般,结尾就是一句―――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不由感叹。

人真是现实得可怕,面前的幸福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尝,已经想到日后要面对的艰难。不错,要维护一段好的婚姻,只会比打一场持久的战役更要命。谁的生命不是一场无止无尽的惨烈战争?

“洪冰,你又何必去想?就算灰姑娘有续集,也必定是和王子柴米油盐的争论不断,谁可以例外?”

洪冰忽然嘻嘻一笑:“老板,我是想一想而已,你不用安慰我。其实,只要和他在一起,受点苦受点气又有什么?我总觉得,爱一个人,本身就是吃苦吃亏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爱他,我怎么肯把自己也赔了进去?”

“从没想过你是这么感性的人。我还以为你是现代都市女性的典范,不会有爱情最重要的想法。”

“现代都市女性?做这么多的东西,用这么多的心机,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快乐一点。说来说去,不过是一个心字。”洪冰捂着心,脸上的线条柔和美丽,令我想起教堂里圣母的雕像:“而他呢?可以使我的心满满的,暖暖的。”

我望着洪冰,微笑起来。

洪冰放下手,对我道:“老板,你也尝试一下,把手放在胸口处,想某一个特别的人。满满的,暖暖的,那就是你快乐的源泉。”

我躲开她的手。

“洪冰,不要胡闹。你今天是新娘,被人看见可不好。我可不想被新郎打一拳,何况他身边还有这么高大的伴郎和兄弟。”边说着,我边把带来的礼物放在桌上,从新娘房退了出来。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接起,原来是书亭。

“生生,猜猜我在哪里?”

书亭一直致力于贺氏的生意,他说是为了我,但我却觉得,他多少对生意起了兴趣,所以才能做得这么兴致盎然。我为了避免麻烦,多次阻止他到法国来看我,找了无数借口,隐约中,他也知道我不喜欢他出现在我面前。

我想了想,说:“你这样问,一定不是在马来西亚。难道你今天出差,到了离我很近的地方?”

“你真是聪明。生生,我很想见你。”

我稍一犹豫,他又说:“我不会让其他人看见我们在一起的,只是见个面。”

纵使隔着电话,也可以想象他恳求的模样。

我仿佛站在独木桥中,前进是对他进一步的欺骗,后退是对他立即造成的伤害,而停下,则是让内疚煎熬着我自己。

良久,我说:“我不在公司。”

“那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我无声地叹气,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

书亭来得很快,我猜,他打电话的时候应该在黄氏大楼下,想给我一个惊喜。

上了车,书亭一脸兴奋的神色问:“去哪里吃饭?”

他说:“我准备了好几个吃饭的好地方,就看你想有哪种情调。”

“麦当劳。”

“什么?”他转头看着我,认真的说:“那是垃圾食品,我吃也就算了,你可不能吃。”

极其滑稽的厚人薄己。

我不禁笑了:“书亭,我不是洋娃娃,也不是玻璃制作,当今世界垃圾食品大行其道,也没有吃死过多少人,你不用这么紧张。而且,我现在没有胃口,只想喝点麦当劳的咖啡。”

“没有胃口还喝咖啡,那对胃不好。”书亭关切地样子,令我联想起电视里唠唠叨叨的姑婆形象:“喝橙汁好不好?不知道他们的橙汁是不是鲜榨的,我很少光顾快餐店。”

我又何曾经常光顾来着。不过是不想和他一起在餐厅里吃饭拖长受苦时间罢了。

我无可无不可得点头:“那就橙汁吧。”

我们驾车找了一家麦当劳,要了一些外卖,在车上分配起来。

“给你,这是鲜榨的橙汁。”书亭在袋子里找了一会,递一杯橙汁给我。

我们在车里,默默低头喝着自己手里的饮料。

我是觉得尴尬加难耐,希望书亭不会把这一刻当甜蜜时空来度过。

“生生,我们好久不曾这样在一起过。”

不对,是从来不曾。我在心里反驳,我们从来不曾在一起过。

我没有说话,静静含着吸管。

“生生,我总感觉你对我很冷漠。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令你不喜欢?”

“哪里有?你一直是个很好的人。”这一句话,我倒说得没有丝毫虚假。

书亭放下饮料,向我倾过来,张着明亮的眼睛问:“那么,你爱我吗?生生,不要告诉我,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我忽然发现,他原来有不下于与将的英俊。

“书亭,你把手放在胸口,好不好?”

“什么?”他不解的问,但还是按我说的做了。

“当你想谁的时候,胸口满满的,暖暖的。”

这样的事情只有上学的小女孩会做,我们两个大男人做起来应该可笑之至。可是,我和书亭都带着虔诚的心,认真地把手放在胸口处,闭目领会。

“你想到谁?”我问。

“黄生。”

我苦笑:“荣幸。”

“你呢?”

“你猜。”

书亭转头凝望我,平静地说:“不是我,对不对?”

我忽然发现,原来他的聪慧,也不下与将。

我点头。

在忽然间,一股把一切结束的冲动,撞击心头。

对,现在就结束,好过有一天,忽然发现机关牵动,将在外而君命有所不受,连我也无法控制场面。

“那是谁?荣与将?”

我再点头。

书亭无言。

我说:“书亭,我们从来没有开始。所以,我想,我不必提出结束的要求。”

骤然,书亭伸臂,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实在没有想到他的反应会是如此。因为这个拥抱,实在感觉不出愤怒和憎恨,而是确切的爱和渴望。

依稀中,居然带了三分与将的味道。令我几乎一时迷茫,想深深靠进去。

“你什么也不明白。生生,我对你的爱,远远早于荣与将的出现。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埋在心里。现在,你毕竟对我有特别的感觉,对不对?那我又如何能放弃?”

“我所爱者,并不是你。”

“那么,有没有可能,你在将来的某一天爱上我?你说,有没有可能?”

“书亭,何必奢望,世事并非样样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就算你爱荣与将,那又如何?不过证明你有情有意,专心一致。我偏偏爱这样的你。”

“不要把这么多的光环放在我头上!”刹那间,我有点老羞成怒,挣开书亭,昂头道:“一切只是你凭空想象。我从来不啻将自己的恶毒摆在人前,莫把我当成君子,在上当后才对我破口大骂,冠我虚伪的罪名。书亭,那样做并不显得你无辜,也不彰显你的伟大。我现在明白告诉你,在你面前的,不是什么纯情小子,而是有着黑色翅膀的恶魔。”

很明显的,书亭被我蓦然所现的面目惊住。

他静静看着我,目光在我脸上流连,象要找到一个让他心安的解释。

我盼望他找不到,然后驾驶着他的新车,到无人地方大醉一场,忘记黄生这个人。

“生生…”终于,他还是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他把手按在我的手上面,轻轻说:“你是天使,被人染黑了你的一根羽毛,就误以为自己成了恶魔。那只是因为你太洁白。我爱你,我永远相信你是洁白的。”

老天,让这荒谬的一切结束吧!

我推开车门,跑下车。

书亭在身后赶上,拉住我的手。

“不要让一切这样结束,生生。”书亭说:“你不能如此残忍。求你,生生。”

他难道真的不知道什么才是最残忍的?或,他已明白,却已经顾不得。

“书亭……”

“不要结束它。生生,你永远不明白,这一切在我心中,代表着所有的美好。如果你不能接受其他,至少,让我们保持现在的关系。”

“你以为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至少,你肯和我通电话,肯和我说话,肯和我一起吃麦当劳。”

我一口气喘不上来,胸口狂痛。

我学会了,若要骗一个人,就绝对不能对他有丝毫感情。否则,那受折磨的,只能是自己。

“书亭,你……你也至少让我安静一下,好不好?”

我匆匆离开。

隐约中,脑海里浮现书亭在我身后痴痴望着我背影的画面。

该了结的,始终没有了结。

次日,回到办公室。洪冰不在,新娘当然要请长假,人事部又配了一个新秘书过来,样样不顺手。

有什么值得如此失神?我对自己说,早应该想到会到这般田地。

而且,更糟糕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因,我终是不会放过与亭的,自然也不会放过贺氏。

忽然很后悔要书亭参与贺氏的管理。

电话响了起来,我甩开所有繁琐思绪,去接。

“生生?”

“书亭?”

真是不死不休?

我几乎要大吼一声,把所有的烦乱统统吼出来。

“我已经回到马来西亚。只是,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此人真是不知所谓。我唯有苦笑:“我为什么生气?”

若有人生气,那人应该是书亭。可惜,他从来不对我生气。真不知是什么冤孽。

“你没有生气,那就最好。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罗嗦,我挂了。再见。”

这就是没有狠心把一切了结的后遗症。

如果有人来当面掴我一掌,骂我优柔寡断,办事婆妈没点男子气概,那我也只好认了。

“黄先生,这是设计部刚刚送过来的文件,说是要紧文件,请尽快批示。”分过来的临时秘书林业敲门进来。

“好,放在这里,我会优先批复。”她把文件放在桌面上,笑着望我一眼。

“心情不好?”

“看得出来?”

“黄先生面色不是太好。”

我抬头,木无表情:“多谢关心。不过如果你把关心我的时间用来处理其他急待处理的文件,我会更加高兴。”

毫不留情的一番话吓得新秘书惊惶退下。在她关上门的一刻,我才惊觉自己失去风度,把怨气发泄在他人身上。

黄生,你到底在做什么?实在没有比你更混帐的董事长。

我提醒自己,重新把心神放进公事。

周恒那里,一直与我保持隐秘的密切关系。我签署了工程部的文件,把周恒送来的资料翻阅一下,拨了周恒的电话,约他两日后见面。

周恒已经接手新注册的友笛科技公司,对外界隐瞒与黄氏的关系,从事高科技产品的开发研究。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