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弄 >

昨天小说全文阅读 第32章

回目录 设置

两家合作的事情公开去,引起市场一阵哗然。

然而辉煌的胜利,我并没有得意洋洋伸手去接。到香港代表黄氏签约的是洪冰,不是我本人。

与将似乎对我的没有到来有点始料不及,居然打电话来问。

真可笑,我还以为他从来是沉着镇定坐在椅旁等我电话的一个。

他问:“生生,既然已经两家联合,何必避我?”

我想也不想,回道:“与将,第一,黄氏和荣氏,不过是在某一方面有共同利益,而不是彻底融合一起。第二,我没有必要避你,也没有必要兴冲冲想着与你见面。”

“你真的这样想?”

“莫高估你在他人心中的地位。”我语出刻薄。

与将稍顿。

“生生,若是我高估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那也只有一个原因。”他说:“因为我一直以为,你重视我,如同我重视你。”

我心猛然一沉。

事到如今,何必再说此等话。纵然千真万确,也无挽回的余地。

“与将,你是否依然爱我?”

他叹道:“难道你认为我还有机会移爱他人?”

纷乱景象,伴随着惊人的无奈而来。

“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你爱的黄生,已经不复。”

世事总是矛盾的。

单纯的黄生,虽得他的爱,却不能拥有他。转变的黄生,纵使有资格与他并肩一生一世,却到哪里去寻当初的那份真?

这个道理,我和他都清楚。可惜也深深知道,命中注定,这纠缠必定生生世世,没有解开的一日。

所以,只能向着一个方向走下去吧。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心里不时起着波浪,但做起来已经得心应手。

黄氏和荣氏,在大陆建筑权限上保持一致立场,其他的范畴,却是棋逢对手,处处针锋相对。

不但在国外的工程两家会同时投标,连在法国和香港的工程,我们也会出现竞争的局面。于是各自下属的小企业,也热热闹闹来个你争我夺,以总公司路线为原则,斗得不亦乐乎。

洪冰曾经问:“荣氏说到底和黄氏有一定交情,何必处处相争,两家有实力的公司同时竞争,不如私下与荣氏商量,分别参加不同的投标,岂不更容易得到中标机会?”

各种缘由,若是真真正正深究起来,怎能说我没有私心在内?

但,这就是有权的好处,一切任你作主,却不用解释。

我态度坚决地说:“黄氏是黄氏,荣氏是荣氏。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却有永远的敌人。这一点,你要记住。”唯其我太怕自己忽然心软,才字字斩钉截铁。

至此,洪冰再不曾对这些提过什么。

两家竞争输赢相当。年底预算时,我终于微微一笑。

因为荣氏的业绩年增长度,比前两年的大幅度攀升有所下降。

那,自然是黄氏抢了他不少工程的结果。

许多财经界的媒体,对我们两家似敌似友的关系多方猜测。

荣氏和黄氏,总被联系到一起来比较。

从这方面说,我是深深满意的。毕竟,总有一个方面,我是与他站在同一高度。

时间过得很快,新年总算又到了。

倚靠在中国取得的一半建筑资格,黄氏业绩大长。选了在这喜庆时候宣布全公司员工的年终奖提升百分之五十,顿时处处欢声笑语。

新年假期也要来了。人人都计划要如何放松的时候,我却是没有假放的。不但如此,还拉了洪冰一起加班。

也不是批阅文件等工作,而是马不停蹄参加各种不能逃开的酒会晚宴。

尼洛的酒会,在贵德风波过后依然客似云来,而且都是大富大贵的人。我接了他新年酒会的请柬,于公于私,都要赴会。

在那个熟悉的别墅里,我再次见到与将。

当中音乐飘扬,与会者人人气派不凡。

然,最不凡的,依然是这独一无二的一个。

“今天真是热闹。新年就是新年。”我端着酒杯,和一起来的商业伙伴谈笑。

费若琳公司的代表洛克年过半百,腆着大肚子,点头道:“早听说贵德总裁的酒会别有风情,今天见了,果然厉害。”

“不过金钱打造而已。”

“金钱其实是好事,至少可以换来这般美酒。”洛克对尼洛的美酒赞不绝口,很快取了第二杯。他忽然说:“对了,对面的那个,是荣氏的总裁?”

我心猛跳一下。

此人谁不好提,偏偏望着远处的与将叹了起来:“本人比杂志上的更英俊。现在的男人,权利金钱不能缺,模样也要长得好,才能得女人欢心。唉….”

本不想把注意力放在与将身上,听洛克这么说,我也只好转身看他一眼。

刚刚还在和尼洛交谈的与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法国工程部部长的独生女儿莉亚成了好朋友。两人正欢笑正酣。

本来是什么事情也没有的,一心打算淡淡而过,见如不见。

但那俊男美女笑颜相对的镜头实在刺眼,叫人不能不咬牙切齿。

难道是我的视线太过灼热?

一看过去,与将立即警觉。他忽然偏头,深深望我一眼。几乎吓得我魂飞魄散。

不是夸张的。

早就暗自警惕,只把他当成普通人一个,不予任何注意,万莫泻了自己的底子。如今一眼,差点败了我千辛万苦练来的一身铜皮铁骨。

怕什么?今非昔比。

我挺起腰杆,对他遥遥一举杯。

与将笑了起来,目光中又是惊讶又是欣慰,温暖得令我感动。

不知此生何世。

“黄先生?”洛克在身边,把我惊醒。

“啊?哦,对不起,这里的音乐令我走神。”

洛克呵呵笑:“美酒令我走神,音乐令你走神。真是人人兴趣都有不同。”

我回头,与将已经再低头,哄他的美丽姑娘去了。

无谓惆怅,难道非要有人为我终身不识一新人,才能显我魅力仍在。

直到酒会结束,都没有和与将近身交谈。

他和我,在同一个客厅中,却兜兜转转,始终没有碰到一起。

每次抬头,我们目光都远远相碰,彼此都早意料到会见到对方的眼睛。

然而,也彼此尽量,把心里的感觉隐藏起来。

或因,我们彼此太多的事情,只适合在夜深人静处独自品尝,而不应现于昭昭日月之下。

坐在回家的车上,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忽然不想回家,睡在那张孤单的床上。

我对司机说:“来叔,你停车,先回去,我想下去走走。”

于是,独自走在寒冷的大路旁。

今夜天色不好。不但月亮没有出来,连星星都见不到几颗。

幸亏,还有都市的夜灯,璀璨光明,照我归途。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嘀嘀地响了起来。

是书亭。

他在电话里感性地说:“生生,新年好。”

我苦笑。

“书亭,新年好。”

又是一年。原来我骗这个可怜的男人,已经又足足一年。

“我本想过法国陪你过新年,可是马来西亚事忙,生生,请你不要生气。”

“事业为重,我欣赏这样的你。”所有的谎言,在清冷的空气中,顺手拈来,毫不费功夫。

“那样就好,生生,我要挂了。再见,我爱你。”

我巴不得他快挂:“再见,书亭。”

索性把手机关了,避免再有不识趣的人打入来,坏了我好好的清净空间。

可惜,我的愿望鲜有成真。

抬头时,面前已经站了一个人。

一时间,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

很快,我笑了起来,拍拍额头。

我说:“对对,我怎么忘记了,今天保镖都放假去了。”

所以你才能鬼魅一般挡了我的路。

“生生,我们谈一谈?”

“有什么好谈?建筑资格联合拥有的事情已经一锤定音,至于其他的纠纷…”我看着他,自若地说:“那都是生意,与将。”

与将看着我,轻轻笑了。

奇怪,我以为他会老羞成怒的。毕竟在他眼里,我总是可以任意摆布,搓圆按扁。

连深邃眼睛也带着笑意的笑容,非常有男人味。我莫名其妙地,想起莉亚看着与将的仰慕眼神。

在随风而去的昨天,我曾几许用同样的眼神,凝视他的脸庞。

“生生….”他靠近我,动作慢得几乎让我失去所有警惕性。

法国豪华美丽的路灯下,我被与将,再度轻轻拥入怀中。

一切,如隔百年。

这一晚,我忽然不再害怕。

只因为,我知道,被他拥在怀里的身躯,虽然伤痕累累,里面的筋骨,却已经不同旧日。

它再也不会禁受不住一个剧烈的拥抱。

与将的怀抱,罕有的温暖厚实。

我说:“与将,不要以为我会原谅一切。”

与将亲我的额头。

“我不奢望你原谅一切。”

我霍然抬头:“那你是否后悔所有的一切?”

这个问题,与将不肯答。

他拥我在怀中,紧紧不放。

“生生,今晚,请暂忘昨天,好不好?只是今晚。”

防守严密的阵线忽然裂开一道血口,暗藏的情绪狂涌而出。

我挣出他的臂弯,抬头挺胸与他对立。

“与将,今晚暂忘,明日又如何?”

“生生,我只知道,我们的爱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又如何?”我冲口而出:“可惜我们昨天的不堪回首,与我们彼此的爱一样,刻骨铭心,无从遗忘。”

“难道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有!”我大声说:“到一日,我脱胎换骨,把自己磨得百毒不侵,对昨天一切视而不见,就是我们重逢的时刻。那个时候,与将,请你重新爱上我。”

这是一条不知对或错的不归路。

纵有千般爱,没有一身道行,如何过这千山万水?

我是深爱他的,若不是我在马来西亚狱中许下诺言,要飞于九天上,把自己练就,此刻,一定会偎依在他怀里,再不离开。

唯一可庆幸,转身在与将的目光下一步步远去时,我没有流泪。

这一个晚上,我独自在房中坐到天亮。凌晨,我下楼去,见到饭桌旁的父母。

妈说:“新年好啊,生生。”

“新年好,爸,妈。”我走过去,吻妈的前额,转头对爸微笑。

爸说:“好大一阵烟味。生生,你昨晚抽烟来了?”

我点头:“是的。”

可是,爸,你可知道。

你的儿子,昨晚没有流泪。

回目录 添加书签

Copyright ©2019 书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