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简介
第(1/2)页
    “你不是说它不会对我们发动攻击吗”看着光柱下湮灭的十几只强大魔兽, 一个猎人有些溃崩的冲着梅林嘶吼着。

    他看向梅林的眼神中充满疯狂和怨毒。好像带来这一切灾难的伊始是那个拿着法杖的白发英灵。

    梅林皱了皱眉,紫色的眼眸看向猎人, “我说的是失去自主意识。怎么, 把人家打疼了还不许人家看它们一眼。”

    温和轻佻的语气彻底的激怒了那个人。“我要杀了你”歇斯底里的嘶吼, 男人猛得冲向梅林。手中的短刀闪着诡异的蓝光, 可以看出是淬了剧毒的。

    他已经快被beast带来的这种压抑和绝望逼疯了, 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

    席巴揍敌客错身挡在梅林身前,一把扼住那个人的脖子将人提了起来。梅林冷眼看着这一切,像是在看一场闹剧。

    在绝望之中,总有些人最先崩溃。然后将自己的绝望,无用怪罪在其他人身上。怪那些强者为什么不保护他们,为什么不杀了那些东西。

    人类的劣性根啊。呵。

    “虽然失礼,但是, beast刚才确实对我们发动了攻击。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自我意识即将解封。”

    尼特罗走到梅林身边严肃而沉重的询问。

    “没错,不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刚刚的攻击摧毁了beast的一部躯,把他打疼了。”

    梅林摊开双手无奈的摇摇头, 我都说实话了, 你们还不信。怪我咯

    桀诺, 尼特罗,席巴原来真的是被打疼了啊

    “beast5的在生能力极强, 但是防御并不是顶尖。刚刚的集火增毁了他小半个身子, 只不过他恢复的速度太快了。”

    “才会让我们觉得刚刚的攻击没什么用。”其他人看不清, 身为冠位caster的梅林看得是一清二楚。

    刚才的攻击有多强大有吞噬权能在身的被beast都受伤了。

    意识空间, 湖上湖下两个世界已经彻存重合了。

    湖水翻涌,黑白巨龙同时飞入天空。

    极致的黑和极致的白逐渐融合,变成了灰色。

    江珉拥抱着过去的自己,生着同样面容却拥有不同肤色的他们,像是一对双生子。

    天空中,融合为一体的巨龙俯冲而下。将两人吞入腹中,巨龙双翼带起的飓风搅动湖水。

    水柱从湖中冲起,在空中逐渐晶化并且不断生长分支。最后长成一颗折射着七彩光芒的水晶巨树。

    它如同支柱一般,巨大,神秘,链接着天和地。

    扎根于罪恶与混沌的湖,连接着希望与空茫的天。

    树根下,湖水迅速结晶化。形成了一片陆地。巨龙缓缓落在陆地上,缓缓的上鎏金色的双眼。

    天空中的阴云逐渐消散,浓郁的树冠中托着一轮太阳。太阳的光芒被水晶树折射,照射到这个世界各个角落。

    为这个世界增添上迷幻而美丽的景色。

    江珉和过去的自己躺在巨龙的腹中,过去的自己蜷缩在江珉怀中,安静的沉睡着。枕着江珉的手臂,一只手紧紧拦着江珉的腰。

    两人一苍白一银色的长发交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明明是长相一样的不同时间点的同一个人。两人却没有一点相同。

    一个是无助疯狂的困兽一个是看透一切的白龙。

    过去知现在,是如此巨大差距。

    过去的他远渐化为光点慢慢融入汇珉的身体。意识融合开始。

    外界,黑暗大陆的魔兽已经尽数赶倒。它们在自己大陆的世界意识的庇护下踏着泥沼冲向beast。

    白色畸形的怪物从泥沼中爬出,它们和魔兽撕打在一起。

    江珉的分离异肢很强,但它们遇上的是黑暗大陆的霸主。每一个都相当于一个英灵。

    没一会分离异肢就被消灭了七八成。

    魔兽们更加疯加的撕咬冲向最深处安静伫立的beast。beast脚下快速的生长出白骨荆棘,它们如同灵蛇一般拦住冲过来的魔兽。

    骨刺刺入们的身体吸取着它们的血液。它们是凶残而强大的保护者,牢牢保护着beast,不让伤害靠近他一步。

    裁决剥夺水源

    和火种一样,水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湖泊,河流,海洋,雨水,地下水,包括念能力者们,水消失了。

    开启大门吧拉开独唱吧欣赏余之才华倾听雷鸣般喝彩随后称赞吧称赞这黄金的剧场童女讴歌的荣华帝政 sat coudi

    花瓣飘落,辉煌华丽的黄金歌剧场出现在众人眼中。红色的身影手持大剑卷过地面。

    “咔嚓”白骨荆棘破碎。魔兽嘶吼着冲向beast。尼禄的到来如同一个信息,一剂强心剂,将众人从绝望的深渊中拉出。

    “唔啊终于回来呢。”梅林松了口气,抬头看向天空。身披黄金铠的迦尔纳站在一只飞翔的魔兽背上。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