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简介
第(1/2)页
    女孩靠在野兽身上闭着双眼, 俨然是在和野兽一起休息。

    纯白的女孩脆弱精致的如同一个易碎的瓷娃娃。野兽正在沉睡,呼噜声从嗓子里隐隐传出。

    女孩白色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羽翼般,轻盈的抖动了一会。缓缓睁开双眼,一个人出现在这片隐秘的世界。

    男人穿着古老华丽的衣袍, 皮肤呈褐色,手臂上上布满花纹。发丝浓密蓬松,白色的发辫垂在胸前。

    男人缓缓走近女孩和野兽, 十枚金色的戒指待在十指上,隐隐绰绰的看不真切。

    女孩睁大了双眼,她想起来了就是这个人把那个浸满污浊的圣杯放到她的世界里的。

    女孩眼中涌现出恐惧和惊慌,想要摇醒野兽, 但是男人比她更快。

    术式展开,美丽炫目,女孩瞬间就无法动弹了。男人走到女孩身前, 红色的眼眸玩味的打量着女孩, “到时间了, 刚刚好。江珉,第五兽裁决之兽。是时候醒来执行自己的使命了。”

    带着权戒的手没入女孩的心口, 女孩睁大了双眼。

    心口涌出无数白色金色的光带。女孩的双眼变得死寂而无神。她虽然是世界意识, 但太虚弱了。

    虚弱到, 根本无法反抗已经成熟强大的第一兽。

    抱着伊尔迷的江珉脸色一变,身上的黑暗疯狂邪恶气息如同风暴般翻涌。

    原本一直被封印的圣杯在这一刻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唤醒。

    它发出欢快的笑声, 它在兴奋, 在呼唤自己最看好的英灵。此间之恶顺着供魔渠道瞬间涌入江珉的身体, 江珉脸色瞬间苍白。

    “ruer”尼禄敏锐的察觉到了江珉的情况不对劲,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江珉猛的跪倒在地上,怀里的伊尔迷摔落在地上。喉咙一甜,江珉吐出一口黑血。白皙莹润的皮肤上,黑色的纹路在疯狂的生长蔓延。

    它们像伊甸园中诱惑亚当夏娃的毒蛇。

    在江珉的身上爬动发出罪恶而阴冷的嘶鸣。黑色的影子从江珉脚下不断蔓延扩大,如潮水一般,黏腻,冰冷。

    被影子同化的地面变成通往死亡的泥沼。白骨荆棘从泥沼中生长,如同绽放的花瓣一般层层围绕在垂着头的英灵身边。

    尼禄反应很快,捞起伊尔迷就退到了安全的位置。她此时也感应到了圣杯的苏醒。尼禄当立断切断和圣杯的联系。

    尼禄明白,要是和圣杯保持联系,自己也会被污染黑化。

    静谧哈桑也做了同样的事。

    “该死的快撤离”尼禄将伊尔迷放在一边的树下,保证他不会被泥沼吞噬,然后取出了原初之火。

    花瓣飘落,花香四溢。娇小的少女不在收敛属于王的霸气和威严。

    “尼特罗,通知周围的人迅速撤离余不想重复第二次,能多快就多快”尼禄握紧原始之火,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认真。

    ruer已经被此间之恶污染了,会不会失控仅仅只是时间的问题。

    尼禄看见垂着头的英灵额心处最后金色光芒,她知道ruer在为他们这些人争取时间,而这个时间不会很长。

    “圣杯怎么就突然苏醒了。”尼禄看着安静跪在白骨荆棘间的英灵,绮丽,黑暗,带着属于恶的美。

    虽然处于极恶之中,银发英灵也是极致的恶之花。

    “saber,我们没有御主。”没有御主也就意味看没有魔力来源。如果ruer真的苏醒,失去理智,他们连阻止都做不到。

    “圣杯已经苏醒了,御主也快出现了。”尼禄看向为数不多还留在这里的考生,秀眉一皱。“喂一群半大的孩子,快离开。这里很危险。”

    奇犽虽然想走,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大哥。

    从刚刚开始,这里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朝着一个失控的方向偏离了。

    “要我走先把我大哥给我。”奇犽指了指躺在树下没有意识,依旧昏迷着的伊尔迷。

    “啧。快带上离开。”尼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手挥了挥就准备让小杰一行人离开。

    树下的伊尔迷睁开双眼,那双无机质的大猫眼盯着正在向他走来的奇犽。“大哥很感动,小奇。”

    奇犽脚步一顿,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不自在的扭过头。“一一即然醒了就赶快走。”伊尔迷看向泥沼荆棘中的江珉。

    “我还不能走。”尼禄脾气在好也生气了,“余让卿立刻走,听见了吗”

    伊尔迷抬起手,上面出现了三划令咒。艳鲜刺眼,伊尔迷歪着头看着尼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这是什么。”

    尼禄一愣,“圣杯已经开始选择御主了。”揍敌客家族,所有人的都凝视着监器里乖巧懂事的孩子。

    亚露琪跪坐在地上。他脸上五官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三个带有孤度的空洞,身前一只金色的杯子悬浮在空中。

    黑色的此间之恶在里面流动。

    “那个就是圣杯吗”揍敌客家族的人聚在监控室面色凝重的看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